作为gay,要如何关注“肖战粉丝”事件?

我常常感叹,现在00后基友太猛了,他们会读书,爱思考,肯吃苦。

每次看到出色的学弟,都会鞭策澈澈要求自己持续学习。从他们身上,我也看到了中国性少数群体的未来和希望。

今天推一篇高三学弟的文章,没错,高三!

以下是原文。

这两天最火的网络热点,是肖战粉丝通过举报ao3等平台,在网络上遭到各大圈层群体围攻的事。(ao3,全称Archive of our own,一家为同人创作提供服务国外网站)

说来有趣,聊到这件事,身边的女性朋友以泪洗面,哭诉自由创作的精神花园被毁灭殆尽。相反,有身份影射关系的gay友们,大多是报以一笑了之的敷衍态度,或者事不关己的漠然态度。

基于此,我,一个18岁加一个星期的gay,还是有些想法的。

鉴于部分朋友可能不太清楚这一事件,这里先做个大致介绍:

在同人文创作社区,肖战在某些文本创作中被性少数身份化,比如被设定为性别认知障碍者、gay、女装大佬等。肖战的粉丝认为这种文学创作是对肖战本人的一种侮辱。进而,粉丝大肆举报创作平台,导致合法的国外创作平台不再对中国用户开放。

整个事件中,我有几点思考想和各位前辈、学长们讨论。

01

首先是肖战粉丝举报平台的理由。

他们的理由是偶像被设定成同性身份时,是对偶像的侮辱。更有引起广泛的争议言论是,“亚文化圈层要有自己的自觉”,即有关同性的内容不得在主流平台出现。

这种言论涉及到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即少数性群体究竟有没有所谓“自由发声或表达的权利”?

肖战粉丝的言中之意即是:你可以发表言论,但只能圈定在有限的范围。这种意思可以延伸到生活层面:即你可以是gay,但你和你男友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这种言论,就像是《掩饰》里表达的那样:你可以在私人空间有同性行为,但是在公共空间,你必须将自己掩饰成异性恋。同性恋不能跳出那个圈,跳出圈就要挨打。

 

这种思想,本身透露着对少数性群体的变向压制,说透了,就是歧视与打击。

对于肖战本人而言,我们任何人没有权利武断鉴别他的取向。就算肖战本人如我们一样,我们也没有资格用道德绑架的手段,逼迫他人出柜。

我们要承认的事实是:有关同性的猜测报道,确实很大几率上会给公众人物带来负面影响,甚至是对其职业生涯的造成重创。至少当下在我们国家是如此。

但我们需要思考的是:这些问题背后的根因是什么?是少数性群体的平等地位缺失。

试想,什么时候评价一个人是异性恋构成了诽谤?为什么在某些岗位,结婚甚至是职位晋升的必要条件?

02

在肖战粉丝事件中,其实每个gay对于肖战本人的喜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看清事件背后的现实:我们始终处在少数群体的定义之下,我们所向往的平等依旧有很长的路要走。

从更高的道德要求来看,我们需要对群己关系有高度的敏锐与深切的体察。并不是需要每一个gay都行动,但是每个gay对自己、对群体、对肖战事件的看法,都将构成性少数亚文化的一部分。

这便是古人常说的“风起于青萍之末”。也许,你的平等观念不会影响很多人。可千千万万个你汇聚起来,一定是社会思想中的巨大组成。

我们可以『冷眼』,但我希望读到此处的你拥有『热肠』。正如我相信关注【李澈学长】公众号的人一定是思想道德水准较高的性少数群体。

发声与否都是个人自由,但对整个群体的利益受损时,却没有一丝同理心,在我看来,说浅了,这是共情能力的缺失;说重了,这是一种思想层面的责任缺失。

物质层面的平权也许不是人人可达,可在思想上我们切勿放任自己,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规范自己,或者最少做到,不因为自己的行为,让别人对这个群体有了负面评价。

不论身份处何,圈层各异,尊重他人、敬畏自由,保持道德水准,在爱与性面前有自我坚守,都是一个正向发展社会的刚需。

03

肖战粉丝事件贯穿始末的一个关键词,就是『自由』

我们都说言论自由、创作自由。但与性少数群体有千丝万缕关系的同人创作群体,是这场事件中自由损失最严重的群体。

我理解很多朋友对腐女的有不好的评价,认为她们眼中的同志爱情太过美好,认为她们只为颜值匹配激动。她们当然也有令人反感的理由:过度的臆想,过分“自由”地在自己的领地里构筑她们的世界,浑然忘却他人感受。

我也曾认为她们是狂热的颜值崇拜者,只为美好年轻的男性融合而疯狂。

但随着认识面扩大,我理解到这种看法是片面的。这种一棒子打死的刻板评价与某些人指定了同性群体作风混乱是一样的武断。

对那些数量庞大的同人创作,同性题材下众多形式的作品,不论是文学艺术或是其他,我们都必须承认,这在权力争取的漫长进程中,是一股不可忽视而有力的力量。

你当然可以认为某些作品的幼稚浅陋,但它们之中也有相当多的作品透露着对性少数群体的映射与关怀。

没有她们,就不会出现在网络上惊鸿一瞥的《上瘾》、《越界》。从某一个层面讲,那些影响深远的同志影视作品,如《霸王别姬》、《蓝宇》又何尝不是特定时代的同志之声?

 

耽美同人或者其他同性相关的文化衍生物,在本质上是同性群体的文化表达,是我们这个群体的文化输出。如果执意要说,我觉得这些作品的自由,与我们自身的文化自由,乃至我们群体本身的自由密切相关。

我无意褒扬这些作品的出现,也不想讨论它们的高下优劣,但是我所能明白的是——

越丰富的渠道可以带来越自由的文化输出,即代表了同性群体在公共视野下合理出现的可能。如果在文化表达上都对同性群体采取严格的封锁,我相信在现实中我们所希望的权利平等也不过是空中楼阁。

文化与现实本就互为渗透。那些曾经被我们轻薄的腐女群体,极大程度上地推动了同性亚文化的普及。

我想还是轻松地对这个话题作出结束,看到各圈爱好者勇敢地维护自己的创作自由与精神领土,哪怕不以一个gay的身份,而是以路人的眼光去看,我都觉得甚许欣慰。

 

– END –

作者 / 有程  编辑 / 李澈  排版 / 金贮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网,本文地址:https://www.xjschhxx.org/10091.html
除非注明来源,本站(北京gay网)所发布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