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被恶意传播HIV

他是我同校的研究生学长。在我们刚开始接触时,他在学业和职业规划上给了我许多有益的建议。我对他产生了许多好感。
而后,我们断断续续聊了半个月,从吐槽学校食堂到讨论房价上涨,从贸易战扯到日本宅文化,我提出的任何问题他都能跟我讨论许久。
富有逻辑的缜密言论,让我对他愈加着迷。
我们第一次见面,他给我印象很好,清爽的短发、棱角分明的脸、干净的T恤衫、直筒牛仔裤、上扬的嘴角,他担得起「陌上人如玉」这句赞美。老实说,看着他喝奶茶的样子,我脑子里浮现着和他日出同作、日落同归的漫长岁月情景。
某晚,我们住到了一起。因为见过他真人,又频繁交流,我对他很信任,所以当他提出无套的要求,并且口头承诺「之前检测过,没事」,我就答应了。
细节过程不描述。我还记得那之后我又问了他一遍,是否真的做过HIV检测,他作认真状回复我,「宝宝相信我,没事的。」
可能是他没有正面回应我,我的心里忐忑不安。回宿舍后,我随即买了HIV检测试纸。四周后,检测的结果是阴性,万幸。
无套后的一个月,他又约我。
我想既然自己检测没问题,可以借此机会和他进一步确认关系。正好我手里有一份试纸,就想带去给他再测一次,以求双方安心。
可是那天晚上到了酒店,我拿出试纸,他就开始各种推脱。「怕疼」「晕血」「采血针不干净」等各式借口和他平日里雷厉风行的作风完全不一样。
僵持了十分钟,他突然冷下脸说,「给你坦白吧,我已经吃药两年了。」
我以为他是开玩笑吓唬我,可我没想到的是,他从背包里面拿出一个巨大的药盒子。看着里面的三联药,我知道他没开玩笑。
我脑子里空白了五六分钟。他打破僵局,轻描淡写地说了句,「一个慢性病而已,而且我上次又没有体内she精。」
我极度愤怒,想揍他一顿。但又担心激怒学长后,他把自己弄出血后咬我。我只有故作镇静,还笑着说,「看来你病毒控制的挺不错,都无套了我都没被感染。」
当时,我心里真的怕得要死。
出酒店后不久,他就拉黑了我的所有联系方式。是的,没有任何解释,没有任何致歉,是他主动拉黑了我。
不管他是不是出于恶意,但至少是不善良。  
有人问我经历了这些事情是否会对HIV感染者产生排斥?为什么没有对他做恶意传播HIV的举报。回归现实,由于取证困难,同时同志还不被多数人认同,很多知道自己被恶意传播的朋友到最后也只好不了了之。
恐艾没有必要,我是万幸的,说这也是提醒大家,要采取安全措施,正确戴好安全套,对于性伴侣可能采取的「小动作」多加留意,就可尽最大可能避免自己被感染。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网,本文地址:https://www.xjschhxx.org/10791.html
除非注明来源,本站(北京gay网)所发布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