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小说:Gay要经历多少磨合才决定相伴到老?

 

我们都是山西人,我在家乡生活了30年,他生活了27年。

认识他的时候,很多人叫我哥哥,如今更多人叫我叔叔。不知不觉间,我们一起走过了5年的光景。

01

五年前,公司领导班子大换血,新晋的副总与我的直管争斗不休,我成了高层斗争的牺牲品。

离职后我开始涉足电商创业,并顺利找到投资人。就在项目进行四个月的时候,大概是因为利润回报周期太长,投资人宣布撤资解散。

那时的我彻底失去了经济来源,并因为电商项目负债六万。没过几天,我父亲的工厂又出现亏损,所有工人堵在父亲的办公室门口要钱。母亲也因为焦虑,过马路时不留神被车撞伤。

我白天在父亲厂里安抚工人,晚上回家给母亲做饭,夜里又想办法应付自己的债主。我的工作和生活一团糟,整个人内心发慌,焦虑性失眠伴随而来。

我就是在那种狼狈不堪的境遇里,偶然认识了他。

他是个特别努力的人,工作两年后再度回归校园深造,一边做兼职一边读研,后来又在极短时间内考取了行业里一个含金量极高的证书。

也许当时深陷颓败生活的我,需要一种毅力支撑我站起来,而他身上恰好有这种品质,于是我就被他吸引力了,一发不可收拾地喜欢上他。

在我们确定恋爱关系的第二个月,我开始患得患失。

由于自尊的原因,在确认关系前,我并没有向他透露我的经济状况。随着感情一天天地加深,我开始害怕,害怕他知道我真实的生活后离开我:没有工作,欠了一屁股债,家里也无积蓄。

作为伴侣的我,根本给不了他正常的生活。别说看电影逛街,那时的我,穷得连外出吃饭的钱都没有。

某天傍晚,余晖洒进卧室。他安静地躺在床上,我认真地给他剪指甲。但其实,我脑子里波涛汹涌,因为我决定向他坦白。

我比先前更仔细地为他剪指甲,有意拉长时间,好像这是我最后一次为他剪指甲。

他睡着了,我小心翼翼的给他盖上被子。取出几张A4纸,将我想说的话全部写了上去。整整三页,密密麻麻的字像一只只小蚂蚁啃食着我的心。我将纸放在他的枕边,然后悄然离开。

关上门前,我又走到卧室口看了一眼熟睡的他,我想也许再也见不到他了。

我一个人在马路边游走,像一只没有人要的孤魂野鬼。一小时后,电话响了,是他打来的,我几乎是用颤抖的手按下了手机接听键。

“去哪了,回来吃饭。” 他在电话那头说。

那一刻我明白了他的决定,冲回家看到他的那一刻,我像看到了整个世界。站在他面前,我哭得像个傻子。

现在聊起这件事,他会说要不是当初你的真诚,我就不会跟你一起走下去。想起来,这也算是因祸得福。

02

在一起久了会发现,对于一些事物,我们很多观点都不同,对于生活的理念也不同。

比如,我认为我们每一个人都应有一个独立空间,这个空间是独立于任何人之外的,包括最亲密的伴侣;他认为两个人在一起,就应该把对方当作自己的空间,任何事都要一起面对,任何关系都要一起处理。

再比如,我认为与人交谈是打发时间的一种方式,生活就是要常常去做一些无意义的事;而他认为所做的事必须要有意义,相处的人必须要有价值,没有收获的唠家常就是浪费时间。

记得有一次,我上班面对了一整天的电脑数据,工作推进也不顺利,晚上回到家心情很沮丧。我当时特别想找个人聊聊天,吐槽最近的工作状态。

但是和他没聊一会,他说我的闲扯和抱怨对生活没有半点帮助,只会增加他的负能量,最后只能不欢而散。

在我们相处的过程中,他时常帮我周转资金,填补亏空。我觉得他跟着我也没过上什么好日子,对他心里有愧疚,所以多数时候在某些问题上我都会主动退让。

时间久了,我的退让,让他在我们的关系中变得越来越强势,话语权也越来越重。在他的意识里,我不需要考虑什么,只需要按照他的意思去执行就好了。

我俩身上都有一点大男子主义,潜意识中像是在竞争这个家的主导地位。

我不否认,许多时候他的判断都是正确的。听他的话,我的经济情况渐渐好转。

我也不知道是长期压抑导致的叛逆,还是骨子里大男主义的复苏,总之我越来越不想听他的话。他说我变了,翅膀变硬了,于是我们时不时地开始了冷战。

数次冷战渐渐冷却了往日的温情,我开始怀疑当下的伴侣是否真的是要一起走完后半生的合适人选?

但当初明明是因为互相喜欢才在一起的呀。我规劝自己,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磨合期。

恰好那时看到了【李澈学长】一篇文章里写到:

“增加羁绊,降低分手概率可以考虑一起去做一些事,比如学习、买房。”

这句话给了我启发,我将学长的那篇文章推给他看,然后又提出:

为了保证以后发生争执时,我们有足够长的冷静期反思而不是冲动分手,你是否愿意和我一起买房?

他没多想就同意了。其实我挺感动的,虽然我俩经常争吵,时常冷战,但是当他说愿意和我一起买房时,那至少表明他愿意与我一起走下去。

03

我小时候家里没钱,父母脾气暴躁,家里时常充斥着父母因为钱产生的争吵。他们甚至有时候会拿我当出气筒,使得我小时候总是感到深深的恐惧。

这段经历养成了我紧张时,喜欢躲在狭小空间缓解情绪的习惯。小时候的狭小空间是衣柜、樟木箱;长大后就是床底、卫生间。

他的父母是庄稼人。他的出生地更加闭塞,没有太多工作机会,家里收入微薄。

听他说,有一次他母亲做了小手术,为了省10元钱的车费,都会忍痛走了2小时的路程回家。他现在很爱吃肉是因为小时候根本没有吃过肉;饭量大是因为小时候从来没有吃饱过;很多东西值钱不值钱都喜欢攒一部分给我,是因为他从小养成了这样的习惯,所以这个世上他最喜欢钱,很喜欢的那种。

金钱对我来说,只是为了让我能更好的生活;金钱对于他来说,却是治愈童年噩梦的药。

为了还共同的房贷,他开始不逛街,不看电影,不在外面吃饭,买菜也会为了一两毛钱多看几家,喝完饮料的空瓶子都会攒起来。同样的,如果我有外出就餐,看场电影的想法,都会遭到他的严厉批评。

矛盾又一次升级,我开始受不了他所做的一切,更难以忍受“为了谁?不是为了你,不是因为你…”此类语言暴力的出现,但无论我是心平气和的沟通,还是怒吼似的争吵,他都不会听进去。

我们再次出现了很久的冷战——他回学校去住,我一个人在家。

抱着不能不说话的原则,我们每晚上视频聊天,都开始学着讲一些段子,互相学对方的方言,紧张的关系再一次得到的缓解。

后来我尝试着减少逛街的次数,不在外面吃饭,各种关注美食博主,学着做菜;减少看电视的时间,空闲时下载网上课程学习专业考证的视频;预留的活动经费留出来一部分再次交给他保管,以后装修或者买车是可以用到的。

他看到了我的努力,也开始改变自己。

开始每月请我吃一顿火锅,特殊节假日时会送我一份小礼物或5.20元的红包;下班后我们一起去逛市场买菜、散步,我练就了一手好厨艺;他也明白了我的释压方式,这样的经历反而让我们简单的生活中多了一些乐趣,这时候我们在一起三年。

04

去年是我们在一起的第四年。我们走过了最艰难的三年,迫于家庭压力我开始寻找形婚对象。

婚礼当天,我站在台上,故意朝着不远处的那扇门——我知道他怕哭了丢人,所以躲在那里。

在轮到我发言的时候,我用尽了我30岁全部的深情讲出“这几年你辛苦了,谢谢你给我一个家,往后余生还请多多指教”。

我们就这样,又解决了一件大事。

他毕业后,进了一家很不错的中字头企业,但被分配到了省外,而我的工作也比以往更加忙碌。

目前我们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只能分居两地,一年见两次。我们约定,要努力学习、健身、多考几个证,增加业务能力,希望以后对生活能有更多的主动选择权。

2020年是我们在一起的第五个年头,我们现在有房有车有存款,新房年底交,装修钱也快攒够了。此刻除了幻想未来的激动、进入新家的喜悦,更多的还有感谢生活的不易,让我们更加的惺惺相惜。

澈澈让我最后再给大家一些建议,我也没有别的建议,只能从我自己的经历中告诉大家:

同志的感情来之不易。在一起了,如果发生矛盾,不要动不动就想着分手,而是要一起面对,相互沟通、妥协,一起解决,这样我们的感情才能长久。

– END –

作者 / 清泽  编辑 / 李澈  排版 / 金贮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网,本文地址:https://www.xjschhxx.org/10998.html
除非注明来源,本站(北京gay网)所发布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