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情感:同志夫夫相爱十年的苦辣酸甜,看完失眠了!

从夏敬大学2年级的那个4月与徽之相识至今,已过去了整整10年,弹指一挥间。
  
同时,这个10年又是漫长的。在他们所处的圈子里,一段感情能够稳定地维系这么久,罕见程度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
青城山下白素贞好妹妹 – 春生  
特殊的幸福
  
两人的月薪加起来接近2万元,上下班时间规律,也很少加班。随和、开朗、低调,在不了解“真相”的邻居们看来,这两人与其他邻居没有任何不同
 
他们是一对男男同性恋人。
  
对于目前的生活,两人的脸上洋溢着幸福。但关于未来,他们并非没有压力。
  
目前,学界和调研机构仍没有就总人口中的同性恋比例达成一致,但较多的人认为5%左右可能是比例的下限。照此计算,中国的同性恋者人数可达7000万左右。
这是一个不小的数目。但对于生活在外地农村的夏敬和徽之父母来讲,同性恋这个词仍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接受程度,“当然了,即使是大城市中的知识分子,在目前的社会环境中,恐怕也无法接受自己的孩子是同性恋这一事实。”徽之说。
同龄人陆续结婚生子,父母逼婚的频率越来越高。也许是“我的孩子是同性恋”这一可能性实在超出了他们的猜测范围,即便徽之以同事的名义好几次带夏敬回老家,但两人的父母目前并未怀疑。
 
但“见多识广”的年轻同事们或许已看出了端倪,徽之的一位同事甚至当面旁敲侧击地表示不会歧视同性恋者。当然,两人每次都找理由搪塞过去。
 
但时间确实已经非常紧迫。眼下,夏敬的父母几乎每次都会在电话中催婚,去年还多次到济南和夏敬一起短暂居住。夏敬一边谨慎地应对,一边私下加快实施自己的计划。
特别的相亲
  
基于现实,为了能够长久在一起,夏敬和徽之准备“曲线救国”——选择形婚。
形婚即形式婚姻,在同性恋圈子中,这一词语指的是一个男同性恋者和一个女同性恋者组建家庭,两人只是法律意义和名义上的夫妻身份,而无实质内容。
 这一计划差点在两三年前就变成现实。当时,夏敬和徽之到一家饭店吃饭,被饭店一位女性经理发现了端倪。“对一个同性恋者来说,发现别人是同性恋是一件难以描述却很容易做到的事。”夏敬说。
  
以回访为理由,饭店经理索要了两人的联系方式。几天后,对方打来电话,直接表明了形婚的意图。夏敬和徽之一起,与饭店经理和她的恋人见面,除了夏敬感觉饭店经理有些“太爷们儿”外,双方印象都不错。
最终的拒绝缘于饭店经理的一个要求——在济南办一场隆重的婚礼。按照夏敬的计划,他们会按习俗先在老家办一场婚礼,然后在济南请客。而在济南办一场豪华婚礼需要花几十万元,对于经济相互独立的形婚者来说,这些钱与打水漂无异。
  
形婚后不会影响彼此目前的生活,又能生个孩子向父母交差,“有了孩子以后即使父母知道了,也不会对他们产生明显冲击”。虽然也可能产生很多问题,但夏敬和徽之都觉得,鉴于现实状况,形婚已是目前最好的选择,“尊重每一个人”。
  
更重要的是,形婚不会像隐婚那样,伤害一个无辜的人。据夏敬了解,同性恋群体中,80%左右最终选择隐婚,即隐瞒同性恋事实,与一个异性恋者结婚。在有了孩子之后,很多人就暴露了,因为不会再有夫妻生活。
  
早在1990年,美国精神医学会就证实,性倾向改变的可能性几近于零。已经隐婚的同性恋者,无力改变自己的性取向,只能靠“寻找艳遇”解决生理需求。这一现象导致一个使同性恋者备受诟病的社会问题的出现——男同性恋者之间艾滋病的加速传播。
 
挥不去的阴影
  
1981年,美国一名男同性恋者成为世界第一例艾滋病患者。此后,艾滋病似乎就成了男同性恋者挥之不去的阴影
 
而男同性恋者之间的艾滋病传播,成为疫情哨点监测的难点。男同性恋感染者数量的持续上升,在中国、东南亚,乃至全球的艾滋病防治工作中,都是最具挑战性的。
  
作为男同性恋者中的一员,夏敬非常肯定地表示,这一说法并非“污蔑”。
原因在于,在亚洲许多国家同性性行为是一种禁忌,亚洲很多地区男性同性性行为处于隐秘状态,这不仅加重了HIV在男男同性恋人群中感染的速度和程度,而且无法通过教育和干预机构与他们正常联系和交流,因此扩大了艾滋病的社会风险。
 
网络平台的本意是加强交流,给“戴着面具生活”的同性恋者提供沟通的途径。“平台本身无罪”,但它被很多人当成了寻找“一夜情”、玩弄感情的工具。这些人之间的性接触是不固定的,一旦一个人感染了艾滋病,就会以几何级方式增长。
  
遮掩的生活
  
他们备受谴责,但在同性恋者看来,他们也是受害者
  
夏敬认为,作为性取向的一种,同性恋自人类诞生之初就已存在,但直到今天,人们仍在争论其是否属于病态。
2014年12月19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对国内首例“同性恋矫正治疗”案作出宣判,对男同性恋者小振实施电击的治疗机构公开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同性恋并非精神疾病”。这是“同性恋不是病”第一次出现在国内司法判决中。
  
在我国,1997年,同性恋实现非罪化,2001年从精神病的名单中被剔除,但同性婚姻并未合法化。有调查显示,超过八成的同性恋者认为自己属于社会的弱势群体,三成的同性恋者不敢出柜,五成的同性恋者担心社会和父母不敢接受自己。更精彩的同志爱情故事,请关注“男人栈”公众号。
 
“并非同性恋者之间的感情天生不稳定,只是大多数人被外力拆散。夏敬表示,正是压抑和不被允许,才导致“混乱”、隐婚等现象的出现。
  
夏敬心目中,外界对同性恋者的看法分为以下几种:“00后”几乎对此漠不关心;年轻人大都能认同和接受;年龄较大、见多识广者,也不会特别排斥;只有年龄大又思想封建的人,才真正无法接受。相比十年、二十年之前,同性恋在中国的生存环境改善很多,这一点在大城市尤其明显。
 
但即便如此,夏敬和徽之的生活仍然非常谨慎。他们尽量避免同时外出,尤其在可能碰到同事或熟人的地点,更不用提牵手。和很多同性恋者一样,他们也曾期待可以生活得没有任何歧视,在大街上可以大方地牵手,像其他伴侣一样坦荡地生活。但如今他已改变了想法——即使社会承认了我们,父母也不会接受,而我只关心父母的态度。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夏敬和徽之目前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形婚对象,除去遮掩和谨慎,他们如今的生活,与其余家庭无异,夏敬希望可以一直如此。超市中的夏敬弯下腰,向购物车中放入一盒蓝莓,准备在纪念相识10周年的烛光晚餐中,为心爱的人制作一个他爱吃的甜点。【完】
这里是男人栈,我是小伴,晚安!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网,本文地址:https://www.xjschhxx.org/11235.html
除非注明来源,本站(北京gay网)所发布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
赞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