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ancet HIV:科学家宣布第二个人已治愈HIV

2019年3月,科学家宣布第二个人已治愈HIV。科学家们在周二发表在《柳叶刀艾滋病》杂志上的新病例报告中,首次详细说明了这一令人难以置信的成就。

该论文证实,停止抗逆转录病毒治疗后30个月,患者血液中未检测到活动性病毒感染。他们已经有效地治愈了。

到目前为止,患者的身份是匿名的,在文献中仅称为“伦敦病人”。

但是在本周星期一,《纽约时报》首次揭晓了他的身份:他的名字叫亚当·卡斯蒂列霍。

感染HIV后的希望

卡斯蒂列霍现年40岁,自2003年以来一直感染艾滋病毒。他于2017年10月服用了最后一剂抗逆转录病毒药物。

卡斯蒂列霍告诉《纽约时报》记者阿波娃·曼达维利:“我想成为希望的大使。”

自科学家最后一次宣布首次成功的长期缓解以来,这一消息已经整整整整十二年了。被称为“柏林患者”的第一个被治愈的HIV患者后来被发现是名叫蒂莫西·雷·布朗的男人。从那时起,HIV研究人员一直在尝试并未能复制奇迹。

在这两种情况下,明显的治愈都是通过骨髓干细胞移植来实现的。但是,在这两种情况下,该程序最初都是为了治疗患者的癌症而不是艾滋病毒。

在卡斯蒂列霍的病例中,他被诊断出患有4期霍奇金淋巴瘤。2016年5月,他接受了一位捐献者的骨髓移植,该移植物中的CCR5基因发生了遗传变异。CCR5编码在细胞表面上发现的一种蛋白质,HIV使用该蛋白质进入细胞。病毒在那里繁殖并接管。卡斯蒂列霍的供体在CCR5中有两个拷贝的突变,导致他的白细胞对HIV有效抵抗,移植物将相同的免疫力传递给卡斯蒂列霍。

看似治愈了艾滋病毒的卡斯蒂利亚(Castillejo)的移植手术尚未广泛用于治疗任何疾病或病症。这种干细胞移植具有高度的侵害性,并具有严重的风险。这种治疗极不可能在短期内成为常态。

这也部分与用于治疗HIV的药物有关。过去,将HIV诊断视为死刑;现在,艾滋病毒感染者可以通过每天服用一种称为“抗逆转录病毒疗法”(ART)的药物来长寿和健康地生活。ART可以将病毒抑制到几乎无法检测到的水平,并且几乎不可能传播给他人。

卡斯蒂列霍治疗的成功是柏林病人不是侥幸的确凿证据。虽然病毒不再被认为是某种死刑,但艾滋病毒/艾滋病仍然带有令人难以置信的污名。对于无法获得ART等疗法的人们来说,它仍然会带来严重威胁。科学家们仍在寻找一种持久且广泛可用的治疗艾滋病的方法,但是伦敦患者的病例为全球近3,800万人被认为感染了艾滋病毒/艾滋病提供了新的希望。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网,本文地址:https://www.xjschhxx.org/11367.html
除非注明来源,本站(北京gay网)所发布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
1 2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