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医疗队驰援武汉随行采访日记第四十五集:《我是来武汉报恩的》

在北京市属医院支援武汉医疗队,有这么一位男护士,在轮休的时候,他抽空就溜进隔离区,帮病人剪头发、剪指甲,做心理抚慰。北京医疗队驰援武汉随行采访日记,今天请听第四十五集:《同仁医院男护士:“来武汉我是来报恩的”》:
同仁医院男护士

16个才理了7个,还有好几个呢,把我给请出来了!

同仁医院重症监护室护士韩遵海说起自己被医院感染控制老师从病房里请出来的过程,想到的首先是还没完成的任务:
9点进病房,到下午2点我出来,还有好多人需要。我觉得体力还行我就进去了。我再进去,穿上衣服的时候,正好我们医院的院感(医院感染管理科)去了,他当时可能也没反应过来,后来就给里边打电话说“赶紧给我提溜出来”。超时怕自己免疫力低,操作上没有那么规范。

随着天气越来越热,韩遵海开始默默征集需要理发的患者人数,然后再逐个进行评估:

尤其不是我们病区的那些病人,得问问“您大概现在是到什么情况了?能不能脱离氧气?脱离氧气能脱多长时间?我得简单评估,不想带来别的风险。

当把头发都推短后,每个人头皮上的标配让他很惊讶:
尤其是那些大爷说,你就直接给我推到最短。理完之后就和小孩过去满月之后才敢给洗,一块一块的头皮,整个头全是的。

当记者问起,会不会看的不舒服,他的答案还是跟患者的体验有关:
真的没有这个感觉,因为我们看着膈应的地方太多了。胃液往外吐、痰液往外流,各种引流往外洒,大小便都需要我们去清理。但我们免疫力早就上来了,我们反而是觉得我理完了之后再帮他做清洁,就能直接清洁到皮肤了。

这张照片让很多人认识了韩遵海,脱下防护服从隔离区出来,汗水湿透衣服,一直湿到腰部。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网,本文地址:https://www.xjschhxx.org/11528.html
除非注明来源,本站(北京gay网)所发布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
1 2 3 4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