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封国”下的意大利乱象后,才知道中国老百姓,是世界上最好的老百姓

来源:王耳朵先生

意大利“封国”的消息,震惊了全球。

作为欧洲第一个爆发疫情的国家,截止3月10日,意大利新冠肺炎确诊人数飙升至9172例。

什么概念?

在中国,除去湖北,病例最多的是广东和河南。

广东人口有1.1亿,累计确诊1353例;河南人口1亿,累计确诊1272例。

可意大利整个国家仅有6000多万人口,确诊人数却逼近1万。

从这个比例上看,意大利疫情已仅次于湖北。

仅3月7日一天,意大利新增死亡病例就高达133例,累计死亡463人。

致死率,突破4.96%,成为全球最高。

生死关头,一向“慢条斯理”的意大利终于坐不住了,直接采取最强硬的手段。

昨天,意大利总理孔特宣布:全境封锁!

刚刚经历过武汉封城的我们,太明白这项决定的意义。

但意大利的“封国”,却在上演与武汉截然不同的剧情。

总理孔特怎么也没想到,壮士还没断腕,整个计划就差点功亏一篑。

在“封国”之前,其实意大利的决定是区域性地封锁疫情严重地区。

3月8日,从首府米兰开始,随后整个伦巴特区,接着是北部14个大区,隔离保护1600万居民。

被封锁的城市里,所有学校停课,教堂、博物馆、电影院、运动场馆一律关闭。

婚礼、葬礼、宗教仪式取消,体育赛事暂停。

(红色区域为原计划的封城地区)

这是个靠谱且明智的计划,越早实施,效果越好。

孔特也说:“这些措施会带来牺牲,有的牺牲很小,有的则会非常巨大,但现在是我们必须为自己负起责任的时候了。”

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有媒体提前知悉,一扭头,就在网络平台上到处散布。

消息一出,所有人的反应都是:要被管控了,赶紧跑。

一场全国“大逃亡”开始了。

米兰的数万游客、欧洲打工者、原住民,都在3月7日晚间抢购最后几班出城的火车票。

北部重灾区的民众,都乘着火车或自驾,赶在午夜法令生效前逃亡意大利南部。

一个英国记者形容:“打仗时都没见意大利人这么慌。”

当晚,从米兰到罗马的末班车是23:31,平时这趟8小时的慢车根本没人坐,但当天却被挤成了“春运”。

有人背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没买到坐票的人挤满走廊,还有人干脆坐在地板上。

跑是跑掉了,但有用吗?

意大利总共30万平方公里,不及一个云南省大。

这些逃亡的人,不过是将病毒从一个地方,带到了全国各地。

南部普利亚大区的主席Michele Emiliano在社交媒体上呼喊:

“停下!回头!你正在向你的兄弟姐妹、祖父母、叔叔、堂兄和父母的肺部注入威胁北部医疗体系的病毒!”

声嘶力竭,无人理会。

逃出去的加速了疫情的失控,而留下来的却更让意大利的混乱雪上加霜。

病毒蔓延之下,意大利政府下令停止监狱的探监。

没想到,这一保护措施竟引起了大规模的暴动。

3月8日,摩德纳的一所监狱里,囚犯们以抗议禁止家属探监为由,闹出一场恐怖的暴动。

他们点燃床单,爬上屋顶,叫嚷着要权利,要谈判,和警察对峙。

而家属们呢,则在监狱外聚集,声援囚犯,强迫监狱采取其他办法防疫。

哪里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闹剧的结果是:

摩德纳监狱3名囚犯死亡,2名狱警受伤,20名工作人员不得不离开监狱。

一场暴动还没完,更可怕的连锁效应开始了。

南部、中部、北部,无数监狱开始模仿。

暴徒们挟持警察作人质,还偷走狱警的牢房钥匙,释放了数十名囚犯。

混乱之下,就连囚犯内部都开始斗殴,伤亡情况难以计数。

高墙内一片混乱,高墙外也没好到哪里去。

封城禁令刚开始,“向往自由”的意大利人就开始各种和警察斗智斗勇。

据《华尔街日报》,法令生效的第一天,米兰中心广场依然人头攒动。

城市的公园、河边,仍有不少人在散步、骑车、跑步。

露天咖啡馆坐满了人。

被隔离的人们,走小路绕开岗哨,到没有被隔离的镇上喝酒。

米兰夜店的DJ,还照常筹办室外派对,他说:只说不能在室内聚会,我又不是在室内……

还有人说:“天气这么美丽,哪能呆在家里?”

而且,很少有人戴口罩。

最基本的防护措施,在意大利被视为异类。

有名官员戴着口罩去开议会,结果被参会的同僚群嘲。

他气到扯掉口罩大喊:

“如果你们是聪明人,应该早就戴上了口罩,而不是让我脱下!我去过3个疫区,你们见过那里的样子吗?”

疫区是什么样子?

“我们现在在走廊、手术室、恢复室里设置重症监护治疗,已经清空了整个医院的病房,以便为危急的病人腾出空间。”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网,本文地址:https://www.xjschhxx.org/11779.html
除非注明来源,本站(北京gay网)所发布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
1 2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