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城的光荣英雄战疫史!

部分图片来源:新浪微博,作者见图片水印,感谢图片作者的辛苦付出。如有侵权立即删除。

眼下的北京城,和全国其它省市一个步调,严防死守,防控新冠疫情。小北由衷希望:这是北京市,乃至全中国最后一次经历大型疫情传染。

这当然只是个美好的愿景,事实上,仅就新中国成立以来的70年里,北京市就经历过多次抗击大型、流行性传染病的战役,有的突如其来,有的变异多端,有的顽固古怪……

靠着上级部门灵活有力的决策,医护工作者们在一线的坚守付出,普通市民的严格自我防控,一次次举全社会之力,也让京城一次次化解危机,取得最终胜利。

作者: 杜瑞臣

每经历一次瘟疫,都是对人力、物力的巨大消耗;人类,也在从中一次次积累着和瘟疫斗争的宝贵经验教训;如今,科学防控传染病的理念已经深入人心,让我们回顾历史,看看在曾经那些特殊的时间节点上,北京人和瘟疫打过的交道

1957年

控制流感大流行

1957年3月上旬,北京暴发了自新中国成立来的第一次大流感——甲2型病毒流感,全市约有50%以上的人群感染,迫使工厂停工、学校停课,不仅给人民群众健康带来严重危害,同时还给国民经济造成巨大损失。

在那个物质匮乏、缺医少药的年代,爆发如此大规模的流感疫情,考验着社会方方面面的应急能力,同时,也留下了很多深刻教训。

在当年3月20日之前,清华大学有100多人患流感,学校采取紧急措施后,病况有几天没有继续扩大,但在校内连续演了几场话剧,到3月26日,全校患流感的突然增加到1600多人。

北京各单位随即减少了集会活动,影剧院减少了放映场次和演出场次,国药店工人还赶制了防治流感的丸药。

可见,从那时起,早发现,早隔离,少聚集,便是人类制约瘟疫的有效途径。

据权威媒体报道,当时北京市各医院除集中力量为门诊突然增加的患流感病人进行治疗外,很多医生、护士还利用学习时间和假日休息时间,深入到流感患者较多的单位协助防治,有一部分医生和护士暂时留驻在工厂、学校等单位给患者治病,连正在实习的卫生学校学生也参加了防治工作。

由此又可见,我们的制度优势,集中力量办大事的运行体制,在任何年代都是共克时艰,克敌制胜的法宝。

直到1957年4月中旬,这场大流感才基本被控制。

1988年

一条龙服务对付红眼病

“那社会上的红眼病就是你传染的……”这是1987年春晚舞台上相声《五官争功》中的经典对白,大家在捧腹大笑之余又是否记得,自80年代中期开始,红眼病已成为了时常爆发,影响全国大部分地区的传染病了。

1988年7月下旬,北京市一些单位出现红眼病流行,到8月,显现出暴发流行的趋势。

当年7月27日,门头沟某医疗机构向市卫生局报告:这里发现了280名红眼病人。7月30日,61路公交车队的40多名司售人员被发现感染了红眼病。此后,北京各医院的眼科大夫惊呼:患者数量直线上升。

作为眼科专科医院的同仁医院,当时的候诊大厅被挤得满满当当,到处是红肿着眼睛的病人,经常是一人在外染病,继而传染一家人,一个车间的工友,一个单位的同事。

尽管这是一种可在两周内自愈的疾病,可由于蔓延迅速,红眼病还是在北京市民中引起了一阵小小的惊慌。药店里吗啉双胍等眼药开始脱销,北京的两家药厂每天要生产14万支眼药以满足需要。

为防治红眼病,北京各大医院加设了临时红眼病门诊专台,实行挂号、收费、取药一条龙服务。收费处将红眼病人接触过的钱币集中消毒,防止传染。当年8月11日起,北京关闭了所有游泳场馆。市政府还要求浴池、理发馆等公共场所加强消毒,提倡淋浴,尽量不使用公共毛巾。

卫生部门分析,此次红眼病暴发与当年夏天北京气温高、湿度大、病毒繁殖快有关,其病原为肠道病毒70型和柯萨奇病毒24型。最终,在全民防治下,红眼病于1988年8月底逐渐退却,真是整整折腾了一个暑假。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网,本文地址:https://www.xjschhxx.org/12056.html
除非注明来源,本站(北京gay网)所发布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
1 2 3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