氯沙坦未能降低HIV中的IL-6水平

在逆转录病毒和机会性感染会议(CROI)上报道的一项研究中,使用血管紧张素受体阻滞剂氯沙坦降低HIV患者肺炎的标志物IL-6的水平无效。

血管紧张素受体阻滞剂,是一类作用于肾素-血管紧张素系统的药物。主要应用于治疗高血压、糖尿病肾病和充血性心力衰竭。

明尼苏达大学的医学博士杰森·贝克(Jason Baker)报告说,不仅研究的主要终点IL-6水平保持不变,氯沙坦治疗的其他生物标志物也保持不变。

贝克说,该研究测试了氯沙坦是否可以减少IL-6和其他炎症,凝血和纤维化标记物。

“在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的HIV老年人中,氯沙坦每天100 mg不能改善IL-6水平或其他炎症反应生物标志物,不能改善血液中T细胞的恢复,也不能改善纤维化的血浆生物标志物,例如透明质酸或beta-crosslaps,”贝克说。

研究人员根据以下假设组织了LIFE-HIV试验:氯沙坦可以中断血管紧张素炎症分子级联,除了降低血压的益处外,还可以通过下调炎症和抑制纤维化途径来减少有害的肺部疾病。

贝克说:“已经确定的是,在感染艾滋病毒的患者中,尽管受到病毒抑制,但持续的炎症会导致多种合并症。在持续的抗逆转录病毒治疗期间,IL-6水平的升高与较低水平的升高共同导致了一年随访期间的这些事件。与艾滋病和非艾滋病事件的风险增加有关的另一个因素是免疫力不完全从持续低水平的CD4阳性T细胞中恢复:尽管有病毒抑制作用,但仍有15%至20%的HIV患者无法完全重新恢复血液中的CD4 T细胞,并增加了患癌症等疾病的风险,这是损害免疫恢复的一种主要机制。在艾滋病毒感染者中,淋巴组织内存在纤维化。”

该研究小组招募了108名年龄在50岁或50岁以上且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抑制疗法,CD4计数低于600细胞/ mm 3的 HIV感染者,并按1:1 比例将其随机分配给口服氯沙坦或安慰剂。患者的平均年龄为56岁;几乎所有人都是男性,白人占56%,目前吸烟的人占20%。参与者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的中位时间为17年;49%接受基于整合酶的抗逆转录病毒治疗。

IL-6水平是主要结果。贝克及其同事假设,与安慰剂相比,氯沙坦可将其减少26%。但是没有发生。

贝克说,即使在由年龄,种族和医疗状况(包括血压)定义的不同亚组中,氯沙坦治疗对IL-6水平也没有明显影响。

贝克说:“氯沙坦治疗不太可能将艾滋病毒感染者的炎症相关合并症降低到临床上有意义的程度,超出降低血压的既定益处。” 实际上,在长达一年的试验过程中,使用氯沙坦治疗可降低舒张压和收缩压的测量值。

在对这项研究发表评论时,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朱迪思·库里尔(Judith Currier)说,阴性结果对于弄清氯沙坦对艾滋病患者可以做什么和不可以做什么至关重要。

“该试验显示,除了预期的血压影响外,没有其他好处。尽管该研究可能太小,不足以显示小于15%的较小影响,但在这一点上,我认为艾滋病毒感染者需要服用降压药的患者,选择氯沙坦,不会获得更多益处。”

本文来源:

CROI 2020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网,本文地址:https://www.xjschhxx.org/12697.html
除非注明来源,本站(北京gay网)所发布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