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班男生都是gay,还有一段三角恋

文 |姚翠斌
图 |《迷情站台》剧照

我是姚翠斌,一个拥有16岁少女脸蛋和身材的32岁未婚直女。

2005年,我上高二。毫无疑问,那个夏天是属于超级女生的,举国疯狂想唱就唱。作为李宇春的疯狂粉丝,我为春春疯狂打call(那时候还没打call这个词),我偷偷用我妈的手机为春春疯狂投票,她心疼得肉疼又不敢发火,怕影响我学习。

李宇春,充分证明了中性女生的受欢迎度,而我也是这样一个人。

女生们都愿意和我们玩,男生跟我关系也不错,我那时候留着板寸,没人拿我当女生。赵旗,小涛,耗子是我关系最好的三个哥们,课间经常打打闹闹。作为竞争激烈的人口大省,高中生活实在是令人压抑,如果没有这些打打闹闹,估计大家撑不到毕业都得神经病。

他们三人中,赵琪长得最帅,也是家境最好的,经常会有隔壁女生来我们班送情书,我也给赵琪写过纸条,但绝对不是情书,心情不好时我俩会互相写点东西给对方看,互相排解心情加油打气,写的什么我现在完全不记得了,只记得赵琪的文字非常有温度。他是语文老师的宠儿。

他们三人中,小涛家境最差,也是长得最丑的(小涛自己这么认为,但我觉得他和耗子的磕碜程度不相上下),小涛有时会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语气教育我:“你说你这也十好几了,该穿胸罩了,虽然你不像女的,可终归是个女的吧”?

他们三人中,小涛和我关系最好,后来我俩的大学还在同一城市,他经常找我玩,我们学校景色不错,他一来就疯狂照相,我挺不愿意让小涛来的,来了就得请他吃饭,另外还容易引起误会,耽误我找对象。我那时候已经开始留长发,改变着装风格,每次小涛来都会直愣愣的盯着我,用特别不可思议的语气跟我说:“姚翠斌,你变了,你竟然变好看了”!

有天晚上,小涛来找我,感觉他闷闷不乐的,我们在校园的小树林里溜达,地上有时会看到丢弃的安全套,我说你这是咋啦,小涛说他非常痛苦,他失恋了。

What? 你什么时候恋过?

小涛和我说,他心里装不下了,和我说是因为他觉得我“思想开放”,能够理解,他喜欢的是男人。

我当时有点懵圈,虽然高中时我们会嘲笑小涛娘炮,但确实没想到过这。

小涛还告诉了我一个惊天大八卦,他说我们高中文科班那些男生都是gay, 都是因为当时不让搞对象,把大家憋的,最初只有一个叫剑锋的同学是gay,最后他把大家搞得都是gay了。

What? 剑锋?可他当时不是我高中姐妹的男朋友吗??? 你们竟然玩这么开…..

小涛还和我讲了他和赵琪、耗子三人之间的情感纠葛。

他们仨,他爱他,他又爱上他,他本不爱他,但又爱上了他…..

总之,这个三角恋我没听太懂。

但我忽然回忆起,高中有段时间他们仨闹别扭,经常会气得红了眼,他们仨互相写信,还非得让我送信,座位都差不了几米远,你们是没长腿吗?干嘛不自己送?就不怕我偷看吗?不过看在辣条的份上,我这个小信差当得还是挺尽职尽责的。

小涛失恋后,为了排解寂寞,在网上遇到一个大他8岁的男人,男人对他还不错,但家里催婚催得厉害,最近在相亲,这个男人说和小涛不可能有未来,单方面结束了这段感情。

小涛非常痛苦。

他为他的取向感到困惑,但他也不是没对女生产生过好感,小涛说他喜欢我高中闺蜜,他把她的照片给他妈看,他妈说:“你什么时候把这女孩娶回家?”

小涛说他对我闺蜜的感情是:挺喜欢她的,特别想娶回家,但是不想动她。

他说,喜欢一个人就是喜欢这个人本身,为什么还在乎对方是男是女呢?我说我完全同意。

小涛最近辞掉了他的家教兼职,他辅导一个初中小男孩,有天这个小男孩忽然在他面前把自己裤子脱了,要和小涛互相口,这可把小涛吓破了胆。

—“你疯了吗?我可不是这种人!”

—“我觉得你是。”

小涛很困惑,他说我怎么光碰上这种变态呢?

大二,小涛就在某著名培训机构当老师了,工作虽辛苦,但挣钱是真多,一个寒假就能把一年学费挣出来,小涛消费也升级了,一身牌子,在外面租房住,他也没时间找我了。

大三,我的高中闺蜜来我们城市玩,就是小涛想娶的那个。我们仨吃喝玩乐好几天,都是小涛掏钱。

后来,毕业了,我去了上海,小涛留在了学校所在的城市,我和小涛失联了。

工作后几年,我和闺蜜一起旅游,聊起高中同学,我说小涛喜欢你,她很诧异“我怎么不知道?”“他觉得你看不上他呗”。

我闺蜜也和小涛失联了,QQ联系不上,也没微信,但前年春节意外接到小涛来电,主要帮他家亲戚咨询个什么事。小涛当时用的是老家的手机号,我闺蜜存下了那个号码。“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我俩决定打过去,确实都想他了。

手机顺利接通,又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

“知道我是谁吗”?

小涛解释失联是因为他“QQ被盗”、“手机也丢了”,他有两个手机号,一个老家号,一个新手机号,小涛说快想死你们了,赶紧把微信加上,过年一定聚!

我们已经7年没见过小涛了。

有些人即便多年不联系,见了面还是会像当年那么亲切,小涛现在过得很好,在我们学校城市某知名高中有稳定的教职工作,还完全凭借自己能力和眼光在当地买了两套大房子。他结婚了,我们见了小涛的老婆,一个特别朴素的女人。小涛说他老婆认识他之前,就没买过超过100块钱的衣服。

小涛说是她老婆追的她,他最初是看不上她的,嫌她太土。

我们很好奇这么朴实的女生会怎么追求男生。

小涛说他们那时候都住教职工宿舍,她老婆三天两头就去串门给他洗衣服。小涛说从来没有哪个女生追过他,他感觉百思不得其解,就问她:“我家庭情况你也知道,不光农村的,还有个智障妹妹得靠我养,你说你到底喜欢我哪呢?”

她说:“我喜欢你天天换白衬衫。”

我们聊了很多,聊工作聊理想聊人生感悟,聊了一天终须一别。闺蜜开车走了,小涛顺路送我回家,路上我们继续聊。

当我独自在他车上,有那么一刻,我挺期待他能问我些什么的。

毕竟我现在“思想更开放了”,我还阴差阳错地在一家服务同志的机构工作,我在朋友圈经常发一些LGBT文章,我觉得小涛肯定看过了。

但我们谁也没提,好像我们之间完全不存在那次交心的对话。

毕业后,赵琪和耗子都去了上海。

耗子在一家五百强企业的市场部做公关,我在上海见过他一面,起因是有天他发朋友圈说明天和李宇春等明星做活动,地点就在我租的房子附近,我立马评论:我也想去。

到了现场,我们看到对方双双飞奔过去,像失散多年的情侣,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耗子说:“翠斌你变化好大啊!简直太美了!”

耗子带我去后台,和春春等众多明星见面合影。

那天耗子是活动现场总指挥,非常忙,我们又以拥抱依依惜别,说一定要常联系。后来再也没见过。

我和赵琪一直没见过面,我们微信加得比较早,初期还时不时互相点赞,后来谁也懒得点了。

刚毕业两年,一个高中女同学找我玩,她说:“你知道吗,赵琪那么帅竟然是gay, 他最近在一个宣传片公开出柜了!”我说我早就知道了。现在赵琪貌似在做自由撰稿人,留了络腮胡,没当年那么秀气了。

随着微信好友越加越多,朋友圈充斥着太多没营养的东西,过半人我都设置了不看TA朋友圈。但他们仨,我都没屏蔽。

赵琪的朋友圈,基本都是在晒身材,只遮住下体的沐浴照床照令人血脉贲张,而且每周都要发好几张,按说应该屏蔽他,但他偶尔还是会配些文艺青年的只言片语,我喜欢那些文字,那是种令我感到熟悉的温度。

耗子的朋友圈,作为市场部公关,他以晒工作、宣传公司为主,按说也应该屏蔽,但耗子发的频次很有节制,完全在我可接受范围内。

小涛的朋友圈,除了不晒自己照片,啥都晒,他现在疏于形象管理,不仅胖了几十斤,还谢顶了,时常自嘲中年油腻男不忍直视。他喜欢晒娃晒老婆晒饭菜,还信了佛,时不时地分享些佛祖箴言,另外还会分享些品茶、日常教学工作等。小涛深受学生爱戴,他的学生很多都是未来高帅富,去年好几个还没高中毕业就被帝国理工、伦敦政经学院录取的小帅哥组团来家里看他。

我评论:这些鲜肉都给我留着!

他回了一个字:滚!

至于他们三人之间的关系,刚有微信那会还看到过赵琪和耗子互相点赞,后来就没看到过了。

小涛应该和他俩都不是好友。

而我,作为一个拥有萝莉面孔的32岁未婚少女,每年过年都是种煎熬,今年由于疫情困在家中,更是令人难以忍受,我妈说我应该组织同学会,看看还有没有单身的。

—“就你那些高中同学们,什么赵琪,小涛,耗子,他们仨都结婚了吧?”

—“不太清楚”。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网,本文地址:https://www.xjschhxx.org/13459.html
除非注明来源,本站(北京gay网)所发布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