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情感:我和张国荣在一个同志公益项目中“碰”到!

1

张国荣去世的那一天,我正在健身房里撸铁。

“哎呀,张国荣跳楼了,”我对一起健身的一位护士说。

“哎呀,小胡跳楼了!”她马上回应我。

她以为我在开玩笑,因为那天是愚人节。很多人在看到新闻时,都以为,这是一个愚人节的恶作剧,这不真的!

这最好不要是真的!张国荣当年在华人圈的影响力,可以说是天王巨星般的存在。我在安徽长大,虽然谈不上是他的粉丝,也不会说粤语,但也会哼几句《沉默是金》。

夜风凛凛 独回望旧事前尘

是以往的我 充满怒愤

诬告与指责 积压着满肚气不愤

对谣言反应 甚为着紧

。。。。。。

当确认这不是恶作剧时,那位护士睁大了眼睛,只说了两个字,“天啦!”呆在原地。

我到广州后,开始参与同志公益,看到各种小道消息说,张是同性恋,他在我心中的分量自然就增加了,对他的新闻格外关注。

张国荣去世是大新闻,几乎所有的门户网站,都在首页做了加粗的专题。他的伴侣送别时,憔悴的样子,定格在画面中,让人无比悲痛。

那是香港人最艰难的日子,Sars的高死亡率带来的恐慌程度,比今年的非冠还要严重。张国荣的离世,让本已脆弱的港人,又增加了几分悲凉。

2

我本以为,张国荣是离我遥远的存在。他是大明星,我是乡村少年,当然不会有什么交集。

不曾想,我们在一个同志公益项目中“碰”到了。

在创办亲友会之前,我有五年时间在智行基金会做志愿者,主要做媒体传播。我一向关注同志在媒体上的呈现,智行基金会的创办人杜聪老师告诉我,智行基金会2002年就在香港做了第一届“同志媒体奖”,有点像GLAAD,就是表扬媒体上优秀的同志报道,鼓励媒体更客观的报道同志群体。

当年同志媒体奖的报道

要知道,20年前,媒体上的同志形象,通常不是有病,就是很乱,是“变态佬”,同志社群饱受偏见和歧视。恐同人士花钱买广告,在媒体上抹黑同志社群。

贵为巨星,张国荣也被香港媒体以“扮女人”等污名来嘲弄,更有电视剧以“人妖”、“变态”影射张国荣。而同志组织需要站出来,反击这些污名。

张国荣和白先勇老师,都是第一届“同志媒体奖”的评委。

智行基金会计划每年举办一次,听说我对这方面有兴趣,杜聪老师,把前几届“同志媒体奖”的纪念册,还有很多资料带给我,让我了解。我参与的时候,“同志媒体奖”已经举办到第四届,时间到了2005年底。

而张国荣在“同志媒体奖”初创时的发声和参与,让我在心理上,觉得我与巨星好像离得近了,他不再是电视上的一个符号,而是同行的伙伴。

3

出柜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哪怕是一位巨星,你也需要独自去承受。

1997年在复出歌坛的演唱会中,张国荣在演唱会上将一曲《月亮代表我的心》献给“两位我挚爱的人”,一位是他的母亲,另一位,他说, “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位好朋友……唐先生(唐鹤德)。”

即便是如此郑重的表白,就算是鼓足了勇气,这份“出柜宣言”,他也只敢说是“好朋友”,而不是,“我对象”、“我爱人”、“我男朋友”。

同样是1997年,Ellen Show的主持人 Ellen 在美国出柜,之后她丢失了工作,并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那个年代,明星出柜冒着巨大的职业风险。

2001年九月,张国荣与唐鹤德在街头牵手的照片,被娱乐杂志登上封面,引起记者一番追问,张国荣回应已轻松了很多,“没什么大不了”。

到了这个时候,相信他真的可以做到:

自信满心里 休理会讽刺与质问,

笑骂由人,洒脱地做人!

但更早之前,张国荣跟女明星谈恋爱的消息,常见诸报端。相信性倾向,有一段时间,也曾是他有意无意要掩饰的部分。

2003年,张国荣离世,在家属刊出的讣文中,他共度20年的同性伴侣唐鹤德名列第一,在葬礼上亦获安排坐在首位,并由他按下火葬钮送张国荣最后一程。

而我自己,在2003年的时候,还在要不要跟异性结婚中徘徊,向家人出柜还没有被排上日程。

回望过去这17年走过的路,我相信,张国荣出柜所带来的讨论,他的成功与努力,还有他的爱情,都让我们后来的这些同志,路好走了很多。

而这些年,我自己的努力与坚持,也是希望,年轻一代同志的路,能更好走一点。

有一天,我们都能做到:

自信满心里 休理会讽刺与质问

笑骂由人 洒脱地做人

少年人 洒脱地做人

继续行 洒脱地做人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网,本文地址:https://www.xjschhxx.org/14886.html
除非注明来源,本站(北京gay网)所发布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