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故事:军训结束,教官约我去了澡堂…

封面人物:微博@沙岗队长
ins@captain.liang
图文无关
1
有些相遇,是缘分使然;而有些巧合,是命中注定。就好像,我喜欢的人,恰好和我有着相同的姓名读音。我们俩同姓,我叫杨,他叫洋,叫起来一模一样。
我和他的相遇,是在大学新生军训的第一天。那天阳光很辣,我站在队伍中间,和所有人一样,翘首期盼,等待教官的到来。
听到阵阵整齐的跑步声,就知道是教官们到了。他们从校门口一路小跑过来,虽然距离有些远,但我还是一眼就注意到了领头的那位——一米八几的身高,健壮的体魄,与其他人形成对比。
我当时脑袋一直跟着他的身影转,直到他的样貌彻底清晰,剑宇星眉,一脸正气,即使穿着迷彩服,也难以阻挡住他胸前的腱子肉,以及粗壮的臂膀。当然了,这些只是用余光偷偷看的,毕竟那时有贼心没贼胆,生怕被别人看出什么。
幸运的是,他刚好带我们这一队;更幸运的是,他竟然和我同名;更更幸运的是,或许是因为同名的原因,他和我走得很近,点名册放在我这里,让我每天帮他点名,甚至连偷偷买的手机,也放在我兜里。在我站军姿的时候,他就站在我旁边,从我胸前的兜里拿出手机,玩上一会儿后,又放回去,最后对我胸口轻轻拍几下,让我好好保管。
虽然我并不知道洋频繁地用手机,是在做什么,但是我很享受这种,可以为他所用的感觉。而我也几乎沦为洋的小跟班,其他同学刻苦训练的时候,我更多的是帮洋跑腿买水,传话让别的教官过来一起抽烟,其余时候就坐在阴凉的地方休息。
2
我本以为,我能得到这些“特权”是因为我表现好,后来才知道,这一切都是人为安排的。
军训第三天早上,洋像往常一样,玩完手机放在我上衣口袋,只是这一次,他并没有说让我好好保管,而是让我中午带回寝室,说是中午部队要检查,若是发现这种违禁品,可是一件麻烦事。
我当时也比较皮,反问他一句,“那平时抽查怎么办?”他看我了一眼,笑了。也不知道是我的问题太傻,还是怎么了?总之,他的笑容耐人寻味,有些看傻子的味道。
最后他告诉我,平时部队检查,就藏垃圾桶里。说完,往后背一拍,让我给他拿瓶水去。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要是藏垃圾桶里就可以,这次干嘛不也藏在那里,更何况,部队要检查这种事情他是怎么提前知道的?我越想越奇怪,但也没再多嘴。
果然,中午放学的时候,洋没有把手机拿走,反而告诉我手机没有密码,我要是中午无聊,可以拿着玩。那个年代诺基亚还没破产,微信才刚刚出生,我一个月只需要三十兆流量,大部分用来聊天,本就没什么好玩的。由于自己有手机,再加上害怕给洋弄坏,所以整个中午,我都没打开他的手机看。
下午,洋像往常一样在我旁边玩手机。刚打开手机,就问我怎么中午没玩他手机?我当时也没反应过来,他是怎么知道我没玩的?直接说害怕弄坏了,就没动。他把手机塞回了我的口袋,嘴里说着,“坏了就坏了呗,反正一个破手机,也值不了多少钱。”
下午的训练很快结束。晚饭前,洋很着急地找到我,说他的QQ被盗了,找不回来了,问我有没有小号,先借他用用。我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就把打游戏的另一个账号借给他了。
结果后来他才跟我坦白,这一切都是他策划好的。他的QQ根本没有被盗号,只是因为部队有要求,教官不能主动加学生的联系方式。中午让我保管手机,实际上他在屏保上备注了信息,让我加他QQ,然而我没有玩他手机,直接错过了。一计不成,再生一计。他想到了跟我借小号的办法,因为我的小号,八成是加着大号的。
现在想想,他这个人啊,真是拐弯抹角,却又惊喜不断。
3
军训是苦的,也是甜的,苦在磨人心智,甜在苦中作乐。
记得有一次,班级里几个调皮的男生,趁着洋不在,联手抓人卡大山。我当时并不知道这个游戏,只见几个人一边喊着卡大山,一边笑着朝我跑来,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他们抬起来了。(卡大山:抬着男孩身体,打开双腿,撞向大树电线杆等,各地叫法不同。)
虽然他们速度很慢,但是真的被撞到,也是十分痛苦的。我正拼命挣扎的时候,洋突然从树林里跑了出来,很明显他是来救我的,嘴里叼着的烟都忘记掐灭,就寻声而来。教官面前,同学们也不敢胡闹,大家把我扔在地上,作鸟兽散。
洋走到我跟前,把我扶起来,嘴里叼着烟,一只手指着那些淘气的同学,另一只手给我打扫背部的灰尘。烟圈从他的嘴里呼出来,变成缭绕的烟雾,更衬出他脸庞的坚毅,迷得我恨不得上去咬一口。
当然,最后那些淘气的同学没能逃出他的魔爪,被罚站了一下午的军姿。
第一次和洋有身体接触,是在军训的第十天。按照行程的安排,我们要举行拉练,走几十公里的路。结果我那天鞋子不舒服,走到一半路,磨了好几个大水泡。这时洋凑了过来,说让我假装晕倒,然后他抱着我走。
队伍中的女生都没晕倒,我怎么可以晕倒?岂不是很没面子?我直接拒绝了他。洋听后,没作声,直接把我从队伍中拉了出来,然后顺势就给我抱了起来,随后他低沉的声音从我耳边响起:“不要动,装得像一点,免得被其他人看出来。”
他让我抱着他的肩膀,或者脖子,这样能舒服些。可能是害怕我内心过意不去,他编了一个特别荒唐的理由:若是他不抱我的话,就要抱那些已经晕倒的女生,那些女生一看就比我沉,所以我乖乖躺好,也是在帮他忙了。
我嘴上说着不乐意,但身体却很诚实,装作中暑的模样,一动不动,同时双手搂紧他的臂膀,大口大口,肆无忌惮地吮吸着他身上散发出的那股难以言说的男人味。
他的臂膀很紧实,胸口起起伏伏。最重要的一点,我一睁眼,便能看见他脖颈处爆裂胀起的血管,以及那张让我垂涎的脸蛋。那一刻,我满脑子都是在想,如果能和他睡觉,该有多幸福啊,哪怕只有一晚,也好。
这次拉练,让我们两个人的关系更近一步。每天晚上,都在用手机聊天。有一次谈到了同行的某个教官,他明目张胆地和我说,“某某教官和我们一样。”
我一开始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下一秒他发了一张《蓝宇》的剧照过来,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是他早就知道我是GAY,原来在我喜欢洋的时候,洋也同时在喜欢我,只不过这层关系,我们谁都没捅破。
4
为期十四天的军训转眼结束,我虽然没怎么训练,但是最后评上了最佳标兵。临走前,我在信里给洋说了很多心里话,写信的那一夜,落了不少眼泪。
都说情到深处泪自流,可是那一晚,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和洋之间,到底是怎样的情感。
临别前,洋帮我整理了衣角,告诉我一会儿上台领奖,应该怎么上,怎么下,如何行礼,以及一些感谢的话。最后,他把放在我衣兜的手机拿了出来,随后放进了一颗没有打过的子弹。
洋说,弹头是他,弹尾是我,即使离开,我们也曾拥抱过。
我当时强忍着泪水,差点哭出来,洋拍了拍我后背,示意我要上台领奖了,随着喇叭传出我的名字,我小跑着上台,按照洋教我的,对着校长行军礼,最后拿着证书合影留念,等一切流程都结束的时候,刚刚还在台下鼓励我的洋,已经离开了。
那一刻,我崩溃大哭。
……
本以为军训结束后,我和洋也将回归自个的生活,却没想到,一个星期后,我收到了洋发来的消息。
洋周日有半天的时间,可以出来购买物品,顺便洗澡,问我要不要一起?
在部队里,出来的机会不多,洋一定是做了很多努力,我哪有理由拒绝?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周日中午,我匆匆吃过饭,便在约定好的地方等他。他穿着一身便装,运动服,黑色短袖,打扮得不是很精致,但人海茫茫,车水马龙,我第一眼就瞧见了他。洋也见到我了,一路小跑着过来,看样子,他也很开心,脸上一直挂着笑容。
这是我们军训后的第一次见面,他不再是教官我也不是学员,难免有些尴尬。
一路上,他主动挑起话题,问我在学校累不累,苦不苦,有没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发生,当然其中,也穿插着聊他在部队中的生活。
我本以为,洋是叫我陪他买生活用品的,谁想到他最后竟然把我拉到了澡堂。
站在门口的一瞬间,我是懵的,因为北方的澡堂,没有隔间,大家全部坦诚相见,如果我要是和他进去,岂不是……
我脑海里闪过一丝犹豫,但转念一想,既能看到洋的身体,还能免费洗个澡,自己又不吃亏,就硬着头皮跟着洋进去了。
碰巧,那天男澡堂里面没几个人,只有零零星星的几个老大爷,而且在我们进去不久后,他们也都出去了。
澡堂内,热气腾腾,洋就站在我旁边,淋浴击落在他结实的身体上,激起清脆的声响。我偷偷看了两眼,大大小小的水花在他身子上绽放,然后顺着他的肌肉线条流落,他的身体格外性感,尤其是搓动头发的时候,臂膀爆起的肌肉,在加上若隐若现的腹肌,恍若神祇一般完美。
我承认,自己当时不止一次想过扑上去,但理智告诉我,不可以这样。
由于我什么也没带就进了澡堂,所以只能和洋共用物品,当然,这也给我们彼此提供了接触对方身体的机会。
洋因为时间有限,不能洗得太慢,二十分钟后,我们相继从澡堂出来。刚迈入更衣室,冷空气瞬间袭来,我快步走到放衣服的柜子面前,此时跟在身后的洋,问了我一句:“冷吗?”
我点头嗯了一声,随后打开柜门,结果柜门刚打开一半,洋的身体凑了过来,从后面紧紧抱住了我。
他的双手从我双臂外侧跨入,随后在胸前紧紧交叉,我能清晰地感受到,洋皮肤的温度,和他胸前那心脏的躁动。
“这样抱着就不冷了。”这是洋抱住我后,对我说的话。
5
那次坦诚相见后,我和洋放下了所有的戒备,两个人的关系也越来越好。后来,洋基本上每隔半个月就会想办法出来一次,而我也会放下一切,出去陪他。
我从来没有界定过,我们两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也没想过洋到底能给过我什么。总之,那段时间,我很快乐。
一年后,洋退伍了,为了迎接这个光荣的时刻,我攒下零花钱,给洋买了个大蛋糕,心想这下我们不用偷偷摸摸见面了。
可是,从一个星期前给洋发消息,到退伍那天,洋再也没上过那个QQ。
我以为他是太忙没看见,可是后来的事情,彻底击碎我的想法,洋在退伍后的一个星期,终于回复了我的留言。
短短五个字:“我要结婚了。”
我想过很多的原因,却唯独没想过这一点,看着屏幕上的留言,我不争气地哭了。
我安慰自己说,洋或许只是把我当朋友,这一切只不过是我想多了,可越是这样欺骗自己,越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仿佛原本只属于我的东西,忽然被别人偷走了。
我痛哭着打出“祝你幸福”,谁料,这条消息,发送失败了。
洋已经把我拉黑了。
我嚎啕大哭,近乎崩溃。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明明他只是芸芸人海中的一个,甚至我们彼此都没承认过对方。可为什么他的离开,对我来说却如此难过?
我说不上那是一种什么滋味,或许这就叫失恋吧。那段时间,我仿佛丢了魂,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挺过去的,有时候上课听着听着,就会留下泪水,同学老师都发现了异常,但是对于他们,我谁也没有讲实话。
因为,我根本不知道从何讲起,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介绍他的身份。
朋友?恋人?还是其他?
6
一个月后,我终于病倒了,一个人坐在诊所里面打针,望着窗外街景,不知道为何,脑海中依旧能浮现出他的样子,依稀记得拉练途中,他把我从队伍中拉出来,抱着我走;还有第一次坦诚相见,他在背后默默抱着我……
正在我回想的时候,忽然身旁闪过一个身影,带着那一抹熟悉的味道。
洋回来了。
他怎么知道我在这,又是出于什么原因来的,这些我都不知道。我只记得见到他的时候,我们俩都很平静。
他坐在旁边陪我打完针,带我去了酒店,关上门的一瞬间,我才敢抬起脑袋,看他的脸庞。
熟悉的面容,同样的感觉,只是这一次打量,总感觉其中少了些什么,或许因为面前这个男人,不再不属于我了吧。
“我可以亲你一下吗?”洋问我。我也没有多说,只是迎着对方的嘴唇,亲了上去。
那一晚,是洋单身的最后一晚。
……
第二天一早,洋离开了,留下了一枚空子弹壳。
我明白这一次是真的结束了,以后我的人生,洋再也不会出现了,即便走在大街上,洋出现在面前,我也只会像个陌路人一样,因为他的样子,多看那么一眼,仅此而已。
爱情是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我和洋都是对的人,但却在错误的时间相逢。
有人问我,你恨洋吗?
我笑着回答,不恨,因为他曾亲口说,他爱过我。
只不过,这世界并非每一处都有彩虹,而有些人,一出生便被安排好了命运,就像我和洋的一样,姓氏相同,读音相同,唯独最后,差了一点。
   
* 作者:阿鹿,专栏作者,交大硕士,同志故事记录者。原文声明:本文根据读者「杨」投稿故事改编,阿鹿做了部分修整,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网,本文地址:https://www.xjschhxx.org/15010.html
除非注明来源,本站(北京gay网)所发布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