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暗恋直男的十年暧昧

他是我高中时候的好哥儿们,大多数人经历过的那样,他是直男,我暗恋他。

大概有两年的样子。我跟他好到什么程度,宿舍里常常大热天挤在一张床上睡觉,晚上睡觉前会亲额头说晚安,晚上一起走路的时候趁没人的时候偶尔会手拉着手。

我无意中跟他说过喜欢吃田鸡,有一次他在外面吃饭刚好吃到这道菜,于是用牙签插了一根田鸡腿走了几条街然后爬六楼,拿来送给我吃。

03年的时候SARS,不允许我们去校外吃东西,我们每次都偷偷跑出吃牛杂粉,还是在医院门口的那一家。

高考前一天晚上,我睡得迷迷糊糊,听到他叫我的名字。我醒来了,他跟我睡对头,然后他说: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好紧张,怕明天考不好。

我爬到他床上,抱住他,他身上冰凉,然后他叫我“哥”(他年纪比我大几个月,平常我们都抢当哥,他一般不叫我哥,只有在动情的时候才这样叫我)。然后我握住他的手,不由自主地亲他。他没有反抗,但我也没有进一步行动,就这样抱着他,过了一会儿,他觉得好一点了,然后我就回到自己床上。

后来高考,我考上了一所重点大学,他落榜后选择了复读。谁知道阴差阳错,我入学的时候体检发现身体有病,不得不休学一年,治疗了半年,后来我也决定回去复读,一半的原因是因为他极力怂恿,后来我们做了同桌。我们在外面租房子,有两张床,但是其中一张从来都是空的。我们每晚都抱着睡,有时候我不小心口水流了他一身。被他当成笑谈。

每次洗澡,我们都一起洗,脱得光光地,一起在卫生间里冲水,洗澡。但我从来没往其他方面想过,只是觉得跟他一起洗澡很开心。以至于我们把这种洗澡方式当成习惯,有一次去同学家里过夜,我们当着大家的面一起走进卫生间洗,洗完又出来,丝毫没有觉差到别人诧异的目光。

但他有喜欢的女孩,每次跟我讲这个女孩子的故事,当然在当时就是女神和屌丝的差距。我还为他选礼物送给女神,出谋划策。

我们每天形影不离,所有的人都知道。有时候看到我们当中的一个人在走,就会奇怪地问另一个人去哪儿了。但当时的人思想单纯,也没人说什么闲话。

那时候我们几个同学在一个老师家里搭伙,每次围了一桌吃饭。每次吃饭,他都给我夹菜,不停地夹。然后同学就笑话说:你们难道是夫妻不成?他也丝毫不以为意。

我们每天早上一起去吃米粉,那时候一碗粉1.2元,两个人就是2.4元,每次都会找下来一毛钱的零钱。我们说,把这一毛钱零钱存起来吧,等我们毕业了拿去旅行。现在想想觉得好笑,一天存一毛,存到什么时候才够啊。

后来居然也满满地存了一盒。

有一天早自习,我们不知道为什么吵架了(多半是我吃飞醋),吵得很厉害。也许是长期以来的暗恋已经让我疲倦,我有点想摆脱这种单相思的关系。

我打开课桌,看到那一盒一角一角的钱,我就把盒子扔给他,我说:就这样吧,一人一半,以后不要存了。

他呆了几秒钟,然后突然拿起那一把零钱,就用力撕起来,撕着撕着就哭了。哭得很大声,整个教室的同学都在看我们。

看他哭的样子,我的心早就化掉了,当时就想把他搂在怀里跟他道歉。但我始终没有说什么。

但毕竟没有隔夜仇,很快我们又和好了。

有一次,我们躺在床上聊天,聊起未来的事,我们还很傻地学电视剧里那样,三击掌为誓。发誓好好学习,一定要一起考上重点大学,然后做一辈子好兄弟。

有一天放假,我在家里洗漱完毕准备睡觉。突然接到他的电话,我问他什么事,他在电话里说“我爱你”。当时我就懵了,一种难以言状的狂喜涌上心头,我用小得听不见地声音说:我也爱你。

我当时真的以为这就是爱的表白,当天晚上激动得无法入睡。但后来他又告诉我,他最近看了一篇文章,要多跟家人朋友说“我爱你”,所以他打电话给所有的朋友家人都说“我爱你”。

高考的最后几个月里,我们沉浸在一种奇怪的黏糊又争吵的关系里,总是莫名其妙的吵架。当然我知道,主要是我的原因。我深知我只是他众多好哥们中特别要好的一个,于此同时,他也有许多其他的朋友,他们的关系都让我时常抓狂。有时候吵完了,我就一两天不再理他。最后他总是向我求饶。

高考终于结束了,我又考上了遥远北方的一所重点,他只上了本地一所普通的二本。我想也许这就是结束吧,反正那个时候仍然时不时地吵架。

接下来的事,我们各奔东西,刚去大学的时候,我想他想得厉害,还跟他互相写信。过了不久,我觉得自己已经可以慢慢淡忘他了。每年寒暑假,他都叫我去找他玩,但我当中只找过他一次。

大学里,我正式确认了自己是gay,慢慢地接受了自己,也喜欢过直男,网恋过。大学毕业后,谈了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BF,没多久BF出轨,分手。又经历了几段无疾而终的感情,后来找到了现在的BF,我们在一起快四年了,我非常爱他。我们在一起开始规划未来的事情,为了他我也跟父母家人出柜了,而他很早就出柜了。现在虽然我父母仍然反对,但毕竟也管不了我们太多。我们开始办理移民、讨论代孕这些更长远的事。

大学刚毕业那一年,他也毕业了,他的工作在一个离我不远的城市。他很兴奋地来找我,但我对他的感觉却有点尴尬了,他仍然很亲密地跟我同床,但我却觉得别扭。对他也热情不起来了。没几天他回去了,后来我们偶有联系,他时常叫我过年去找他,我从来没去过。我也从来没主动打过电话给他,以至于他常常在电话里抱怨这一点。他有时候在电话里跟我兴奋地聊自己的女朋友,问我有没有女朋友,我说没有。他就开始教育我如何追求女生,我觉得好笑又无言以对。

我已经轻松地把他从生活中抹去了。我曾经很自豪地说,我是一个只关注当下的人,过去的感情,只要没多久我就忘掉了。那些人不值得我关注,我只会关注现在的人和事。

这九年来,我们只见过两次,最近一次是五年前。

十一前夕,他告诉我他要十一要结婚,叫我一定要去老家去吃他喜酒。说真的,我不想去,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他没有重要到值得我跑那么远去吃喜酒。

后来我找了个借口说实在去不了。一个劲儿地道歉,他有点不高兴。但随即说,没关系,十一以后还会在所在的城市请客,我到时候一定得来。

上周六是他摆酒的日子。我犹豫着,最后还是决定去吧,我就快出国了,也许这是最后一次见面了呢?

那天到了,我懒洋洋地出门,发现红包没准备,也没取钱,到火车站,用手机一查票,发现最快的一趟车都赶不上他的喜筵了。也许是天意?那就不去了吧。

我打了个电话给他,略带歉意地说:我没买到票……

他在电话那头发脾气了,发很大脾气,用很愤怒的语气说:我提前两个月就告诉你日子,你居然现在还没买票。你太让我失望了!然后挂了我的电话。

我这个时候才有点意识,确实过份了点,来我想办法买到了一张票,赶过去,终于及时赶到了。

看到他,一点都没有五年没见的陌生感,似乎一直知道他是这个样子。他看到我了,惊呼:你现在怎么胖成这样了!

我笑笑。他拉我坐他那一桌,但我还是去了隔壁桌。吃了一会儿,他跟老婆挨桌过来敬酒,到了我这桌,跟每一个人都碰杯,寒暄一番,但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唯独没有理我。

不久,我跟一个同学一起去主动敬他,他这才拍着我说:不行,我要跟你单独喝一杯。

他似乎很高兴,每个人敬酒都来者不拒,终于喝多了,开始胡言乱语,大声嚷嚷,到处跟人干杯。有人在拉他,有人忙着给他录像,大家笑作一团。

他开始一个一个拉着手说话,轮到我时,他大声向席间众位说:这是我兄弟!我们是十年的兄弟了!五年没见了!!他今天从XX特意跑来吃我的喜酒!今天上午十点的时候,他还说没买到票!哈哈,哈哈。“哈”了几声,他突然哭了,像个孩子一样。他抱着我止不住地哭,眼泪抹了我一身。他哭着说:这么多年你怎么都不来看我?今天上午你说没买到票,我真的很生气,我对你发脾气了。我们这么多年兄弟了……“然后他拉着我要跟我干杯。其他人怎么也拉不住。其他人赶紧把他劝开。

客人陆续地告辞,我也准备走了。我走过去跟他说:我要走了。他红着眼说:要走啦?哥喝多了送不了你了,老弟。然后他又哭了。

他老婆在一边说:怎么他一跟你说话就哭啊?

我讪讪地说:这不喝醉了么?

他又叫我干杯。无奈最后陪他喝了一杯,喝完他又拉着我说胡话。说完了,他过来拥抱我。我抱回他,摸了摸他的头,没说什么。他突然侧过脸亲了我脸颊两口。

我不好意思地推开他。起身跟嫂子说告辞。

出了酒楼,我突然觉得双腿发软,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发了一会儿呆。当年的点点滴滴全都涌上心头。当他抱着我哭的那一刻,我才发现我并没有把他从生活中抹去。我觉得有点后悔,为什么这几年从来没联系过他。回家的路上,我突然意识到,我大学里喜欢的直男,毕业后谈的第一个BF,身上都有他的影子。这九年来,我尽力避免见他,只是因为自己无法面对而已。

但这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我爱的还是我现在的BF,我们将有美好的生活和未来。只是他曾经占据我的心中那么重要的一席,原来这些年来我一直不曾彻底忘记。

————————————————————-其实我想得很清楚,跟他只会有兄弟情。过去的事早就过去了,就算他现在告诉他,他是Gay,他也喜欢我,也不会改变任何事情。让我心潮涌动的,只是十年前那一段生涩懵懂的青春,而不是眼前这个他。既然如此,我也不想失去了好好的一段友谊,后来就决定跟他出柜。

昨天他打来电话,说:我老婆说我那天抱着你哭了,是吗?我完全不记得了。

我:是啊,还说胡话。

他:我说什么了?

我:这几年来我很少联系你,你是不是怪我?

他嘿嘿笑了一声:是有一丁点。

我说:你知道吗?其实是有原因的。

他问:你是不是喜欢我?

我愣了一下,说:不是。因为我的经历跟你不同。然后我把我是gay的事原原本本告诉了他,我说觉得既要保守自己的秘密又要维持亲密的朋友关系,很难。我也不想总是用谎言来面对朋友,所以干脆疏远了。但现在不想这样了,这些年因为生活在柜子里,已经失去太多的友谊。以后不想再这样了。

他问:你高中时是不是喜欢我?我停顿了两秒,说:是。他又问:你大学期间不来找我,也是这个原因?我说:跟这个也有点关系吧。

后来他又问了我一些未来的打算之类问题,基本上他觉得只要我开心就好。他说,这几年你一定很辛苦,很累。又感叹到:想不到我们走上了两条不同的路,我就结婚生子,你就要去异国他乡。但不管怎么样,你永远是我的老弟。

我又跟他说了一些关于我BF的事,他还问:什么时候见见你的伴侣?我说随时可以啊,把照片发给他看,他说:蛮威猛的嘛。又问:你是攻还是受?汗……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网,本文地址:https://www.xjschhxx.org/16750.html
除非注明来源,本站(北京gay网)所发布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