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园一封,有人就打12345、找街道办,开了又不戴口罩……

“球来啦,接住!”“你玩会儿行了,让妹妹玩一下吧。”“哟,您也出来转转?”……
进入位于玉蜓桥南侧的怡心园,一片热闹喧哗扑面而来。作为一处疫情期间始终没有封闭管理的社区公园,怡心园正面临着日渐增加的“人员聚集”压力。而在南侧约1公里的蒲安里小区院内,有一处早已实行封闭管理的社区公园。记者近日探访发现,即便管理者“连番封堵”,却也抵不住居民“见招拆招”。
露天的社区公园,被居民视作难得的休憩场所。市区环境虽已向好,但毕竟还在疫情期间。封还是不封?开还是不开?社区基层左右为难。劝阻只管一时片刻,坚持到防疫工作的胜利,终究还是要靠人们的自觉。
   
一劝就散开一走又聚集 

  
下午三点半,怡心园里几乎每张桌边都坐满了人,凉亭、假山、健身器械旁也活跃着孩子们的身影。从位置上看,它地处多个社区之间,可以说是附近几十栋居民楼群中最开阔的所在。两年前经过升级改造后,园内桌椅凉亭、休闲步道、健身器械一应俱全,“人气”就更旺了。粗粗计算,至少有上百人聚集于此,绝大多数都是中老年人和孩子。
怡心园内围成一圈聊天的大爷们
记者注意到,在棋牌休闲区域,即便没有座位,五六位大爷站着围成一圈儿,照样聊得热火朝天。侧耳一听,他们在讨论国外的疫情发展态势。但细细看去,所有人的口罩全部“擅离职守”,兜在下巴位置,竟无一人正确佩戴!
“太热,闷得慌啊!”“我跟你说没事儿,真要有个咳嗽的过来了你就再戴上。”对于“口罩问题”,大爷们的反应颇有几分不以为然。不远处的树池旁,一位大爷正将口罩扯下抽着烟,不时还清清嗓吐口痰,他对面的两位老人也都没有戴好口罩。
角落处,一位女士扶着不到两岁的儿子坐在健身脚踏板上玩“荡秋千”。她表示,不方便带孩子去远处,附近的怡心园算是晒太阳最好的去处。但天气转暖后这里的人越来越多了,“尤其这几天,比大公园还密集,因为也没有限流嘛。觉得别往里走,就门口玩会儿得了。”
提及园内人员聚集问题,其所属的蒲黄榆第二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直言“太挠头”。他告诉记者,最早社区也曾考虑对公园进行封闭,贴出公告后居民不满意。“有打12345反映的,有找居委会、街道办的。出于便民服务的想法,觉得应该为老人保留一处室外活动场所,再三斟酌才没有封闭。”
天气暖和后,来此遛弯的人日渐增多。工作人员称一天会巡视好几次,劝大家不要聚集、戴上口罩。但很多人并不是辖区居民,也不听劝。“有的边抽烟边说,过来买菜,休息会儿你们也管?有的一劝散开了,你一走又聚集了。管理压力真的非常大,努力了两个多月,如果出了意外怎么办呢?街心公园现在还不是用来聚集的场所,希望大家再多点自觉。”
  
连番封堵抵不住见招拆招

  
下午四时许,蒲安里小区内的社区公园已有近20人在散步、闲聊、打羽毛球,让这处微型公园仿佛又有了几分疫情之前的热闹。然而这处公园正门落锁,曲折通行的侧门外,也被钉上了一面挡板,四周围栏并没有损坏的痕迹,他们是从哪儿进去的呢?
蒲安里院内小公园加装的围栏和园内放置的椅子
正在疑惑,一位母亲左手拎着滑板车,右手领着不到三岁的小儿子来到公园外。只见他们轻车熟路地走到角落处,找到栏杆与居民楼外墙楼梯相接的位置,一把椅子正“恰到好处”地贴着栏杆放在公园里。
这位母亲先将孩子领上楼梯,安顿他站好,自己再踩着栏杆的几个横杠翻过墙头,极为“舒适”地利用园内事先摆好的椅子轻松落地,然后回身将站在楼梯上的孩子从缝隙抱进公园。她表示,自己大约半个多月前发现这里出现了椅子,并不知道是谁摆的,只觉得位置特别合适。“除了腿脚特别不好的老人,进来都很容易,一看就是打算经常进来的。”
社区公园所属的蒲安里第一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表示,早在2月份疫情爆发初期,就对小公园进行了封闭管理。“咱们公园有牌桌,总有老人下棋、打牌、抽烟,也不戴口罩,出于防控安全考虑就封闭了公园。”
观察之下,管理者不可谓不用心,就连一处约一尺宽,可容人侧身通行的空隙,也使用了窄窄的黑色铁栏杆进行了封锁。但无奈公园整体围栏不够高,又有“家具”相助,想要阻止人们进入实在是太难了。事实上,对于小公园现在是否还有必要保持封闭,居民意见也不一。有人表示,反正也拦不住想进来的人,不如把门打开算了。有人则称,花园太小,放开后没几天你看吧,下棋的老大爷肯定会里三层外三层!
“确实知道有翻围栏进去的情况,防肯定是防不住的,管也管不过来。”工作人员坦言,依目前状况,能做到的就是通过封闭的手段尽量减少一部分人群入内。“希望得到居民的理解,大家也争取再坚持坚持。”

记者 魏婧


监制:王军华
编辑:张杨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网,本文地址:https://www.xjschhxx.org/18907.html
除非注明来源,本站(北京gay网)所发布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