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5岁到30岁:一个Gay的郁闷情史

我一直想找个理想的BF,但结果总是很郁闷。

5岁,我喜欢一个叫仔仔的男生,他有两颗虎牙不算,当他手里有两个红橘的时候,他会把那个大的给我吃。现在我再遇到他时,他手边有一个五岁的女孩正在叫他爸爸。

13岁,我暗恋隔壁班一个叫阿昆的男生。阿昆长得像三浦友和哥哥,为了见到他我每天绕道去厕所,一直坚持了两年。15年后我们再次相遇,他胖得像猪,而且也已经当爹了,他看着我就像看白天鹅,我终于知道自己当初有多丑了。

16岁,我觉得自己真的爱一个人了。我喜欢上了我们的生物老师,他瘦瘦的白白的,身上总有莫名的香味。他上课路过我时,我总是贪婪地嗅着他白衬衣上的味道。他提问,我100%张口结舌,还总是特别深情地看他。他说,考不上大学你就傻眼了。结果考上大学我也傻眼了,他不是Gay,结婚了。

19岁,我正儿八经开始人生的初恋。大一时有个男生每天为我占图书馆座位,还给我买小笼包吃,情人节还悄悄送我打折玫瑰。结果呢?大学毕业我们各奔东西。大学的恋情往往是黄梁一梦,能水到渠成的不多。想了想,还是他晚自习送来的小笼包最难忘。

23岁,我变得聪明而多情,想找个“四有新人”,就是有型有款有车有房,或者干脆说就是李泽楷那样的。但那样的人不是给我这样普普通通的Gay准备的。于是我降低要求想找个小有钱人,后来看了太多有钱人花心的故事,我又被迫降低标准。没有钱,个子高长得帅也行,至少养眼。这样的Gay交往了几个,结果长得比我难看的被我甩了,比我好看的甩了我。不管是Gay还是直的,男人都好色。

25岁,我终于踏下心来想找个知冷知热的同志作伴,但这也难。我遇到一个好像和钱有仇的Gay,他总怕一夜之间人民币贬值似的,迫不及待地把钱花出去。这样的人我能要吗?当然不能。遇到的第二个Gay小气到让我侧目,我猜他们祖上没准全是会计,他不打折的东西不买,牙膏用完了要死挤,挤完了还要用剪刀剪开。天啊!我怕跟他一条内裤也要穿十年,所以,还是快闪。

27岁,我理想的BF条件一直在降低着标准,却仍独守空床。基友说我这人太挑剔,我说这是追求完美,那和挑剔是两回事。

30岁,我的条件简单到和5岁时一样,我希望有一个像仔仔的男生,如果手里有两只红橘,他会把那个大的给我吃。如果我爱吃,他就全都给我;如果我嫌剥皮费事,他就替我剥;如果我嫌吃费事,他就把它们榨成果汁。这种Gay具备一颗平凡爱人的心,这就足够了。

人生就是这样,走了那么多路,只是在原地划了个圈。能够和你相守一生的人并不一定和你有着轰轰烈烈的爱情,只有那种平平淡淡的爱才是最真,也是最长久的。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网,本文地址:https://www.xjschhxx.org/19439.html
除非注明来源,本站(北京gay网)所发布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