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攻+定位”!北京对付飞絮出高招

吹面不寒杨柳风。随着气温一天天转暖,杨柳飞絮又如约而至。记者从市园林绿化局了解到,全市将科学划分治理区域,通过高峰期加强飞絮清理和丰富绿化树种等长短期措施相结合的方式治理杨柳飞絮。目前全市已出动治理人员2.7万多人次,出动喷水、清扫车辆4000余台次,对35.7万株杨柳雌株进行了喷水湿化,整形修剪6.9万株,减轻了高峰时段飘絮情况。
△点击视频观看
杨柳飞絮–绿色北京“成长的烦恼”
杨柳飞絮问题可以说是北京园林绿化建设的“成长的烦恼”。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缺林少绿的北京并没有飞絮的困扰,但是却面临着风沙的威胁,面对着被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宣布为“世界沙漠化边缘城市”的生态困境,用最短的时间让北京“绿起来”成为最迫切的现实。
“十年树木”,时间紧迫,在轰轰烈烈的“人民绿化战争”中,杨树、柳树凭借着适合北京土壤气候、易于繁殖成活、生长速度快、养护成本低等优势,成为拯救北京自然环境的功臣。种植杨柳树是历史的选择和需要,这批树不仅解决了风沙问题,也奠定了如今北京良好生态环境的基础。
据北京林业大学教授张志翔介绍,与其他落叶乔木相比,杨树长得特别快,两三年能起到防护作用,五六年就能成林,最高能长到30多米,具有很好的遮阴效果,如果没有杨树,北京的“绿色天际线”将会下降10米。杨柳依依报春来,柳树婀娜多姿,春季发芽最早、冬天落叶晚,是北京城里绿期最长的阔叶树种。如果没有柳树,北京的绿色会少一个月,也会缺了那份“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的浪漫情怀。另一方面,北京的气候和土壤也特别适合杨柳树的生长,易于繁殖成活,而且耐干旱,能节省宝贵的水资源,还不爱生病,用北京话讲就是特别皮实。
目前,杨柳树的森林蓄积量占全市总蓄积的42.2%(森林蓄积量:一定森林面积上存在着的林木树干部分的总材积,就是通常所说的木材量。是反映一个国家或地区森林资源的丰富程度、衡量森林生态环境优劣的重要依据。),是北京乡土树木中名副其实的“王者”。不仅仅是北京,从北纬22°到北纬70°,从平原到海拔4800米都能见到杨树的身影。千百年来,无论是唐朝诗人贺知章的《咏柳》,还是茅盾先生的《白杨礼赞》,也都道出了华夏儿女对杨柳树特别的偏爱。
人无完人、金无足赤,杨树柳树为北京带来优美环境的同时,飞絮也给大家增添了些许烦恼。张志翔介绍,市民所看到的飞絮其实是杨柳雌树的种子和衍生物,它们为了传播繁衍下一代,每逢春天,就“派出”这些白色絮状的绒毛,携带着种子,以风为媒,漫天飞散。
△点击视频观看动画
100处监测点监控全市飞絮情况
北京的飞絮期一般从4月上旬开始,到5月中旬结束,大约40-50天,但并非整个飞絮期都漫天飘絮,飞絮量较大的高峰期只有20天左右。为了最大限度降低飞絮对市民生活的影响,市园林绿化局想了不少办法。今年,全市在杨柳雌株分布较密的地区建立了人工监测点50处,远程视频监测点50处,对春季飘絮情况全程监控。市气象局通过气象数据,每天组织园林专家研判,两局首次联合发布了杨柳飞絮预测预报信息,方便市民防“絮”于未“飘”。
根据预测,今年杨柳飞絮高发期预计将有三次,第一次在4月10日左右,主要飞絮树种是毛白杨,目前已经进入尾声。由欧美杨、垂柳等带来的第二次高峰期将出现在4月下旬至5月上旬。第三次高峰在5月中旬,飘絮树种是欧美杨,主要发生在部分山区,对城区影响较小。市民朋友可根据预报信息,提前做好个人防护。
APP精准定位杨柳雌株
为了让飞絮治理工作“指哪儿打哪儿”,市园林绿化局制作开发了“北京飞絮防治APP”,方便全市各区和有林单位开展杨柳雌株的精准定位。据了解,APP把杨柳飞絮重点治理区域划分为网格,最小网格达到了50m*50m,仅五环内就有网格28万多个,精确到每一条街道、每一段路。工作人员只需打开手机就可录入杨柳雌株的位置、生长状况等各项数据,为今后的治理工作提供详实的信息。目前柳雌株信息采集工作已经启动,助力飞絮治理事半功倍。
分区施策治飞絮 “洗剪清”一条龙
张志翔教授特别强调,治理飞絮不等于“消灭”飞絮,为了首都的生态安全,对于杨柳树绝不能“一砍了之”,飞絮治理也不能“一蹴而就”。科学治理杨柳飞絮就是要长短结合、标本兼治。
在飞絮高峰期,要聚焦“治标”,根据不同区域采取不同的治理策略,最大限度降低飞絮对市民生活的影响。对居民区、学校、医院、幼儿园等人口密度大、飞絮强度高的重点区域,将结合春季养护工作对杨柳雌株枝条进行修剪,同时利用高压喷水车、雾炮车等工程车辆冲刷树冠、冲掉花序,减少飞絮在空气中的扩散量,同时用洒水车对地面进行湿化,配合清扫,见絮即湿、见絮即扫,降低飘絮强度。人口密度和人流量相对较低的一般治理区域综合利用微喷、人工喷洒等方式进行湿化。高速路收费站、胡同等易堆积飞絮的区域,将及时湿化和清扫,水面飘落飞絮结合清污进行清理。
进入飘絮季以来,全市厉兵秣马、严阵以待。今年的治理工作集多部门之力,市水务局协调做好了用水保障准备工作,城市管理委准备了3500余台专业清扫车、洒水车,加上各区以及园林绿化部门准备的高压水车,各类专业车辆已达到4200多台。按照“谁的树、谁负责”和“谁管理、谁防治”的要求,各区和各有林单位都成立了由园林、水务、市政、交通等多部门组成的杨柳飞絮治理专班,结合本区实际制定了详细的治理方案,目前各项治理工作已经全面铺开。东城区向属地街道和有林单位发放了《北京市常见杨柳树雌雄株主要识别特征及附图》,为治理工作提供专业技术支持。朝阳区举办了柳树雌株修剪培训,明确了什么样的树需要修剪,修剪到什么程度等操作细节。丰台区摸底划定出49处重点治理区域、5.3万株杨柳雌株,并抓住春季有利时机,绿化裸露土地10万平方米,对林下飞絮缓冲区加宽加厚。连日来,各区持续对杨柳飞絮高发区域开展治理作业,截至目前,共喷水湿化杨柳雌株35.7万株,整形修剪6.9万株,出动喷水、清扫车辆4000余台次,出动治理人员2.7万多人次,绿地及硬化道路湿化面积1.03亿平方米,有效降低了全市杨柳飞絮高发区内的飘絮情况。
优良乡土树种助力标本兼治抑飞絮
虽然加强飞絮清理可以有效降低高峰期的飞絮量,但是这几年也有许多市民呼吁把杨柳树全部换成梧桐、槐树和银杏等其他树种,彻底杜绝杨柳飞絮。张志翔教授告诉记者,杨柳树对北京的生态价值无可替代,而且其他树种也都有各自的优缺点。比如被赋予浪漫情调的法国梧桐,在每年春季也是满天飞絮。国槐树虽没有飞絮烦恼,但从树高上不及杨树,生态价值略欠,而且垂下的“吊死鬼(尺蠖)”和洒落的树胶也让人不胜其烦。银杏的问题则更为明显,不但生长缓慢,而且绿化时间短,杨柳已成荫,它才刚发芽,秋天一阵风,树叶就掉光,更不用提那味道难闻的银杏果了。
生态的问题还是要用生态的办法来解决。市园林绿化局科技处处长姜英淑告诉记者,今后全市将通过源头控制,结合树种更新升级,不断丰富绿化树种选择,逐步减少杨柳树雌株的数量,对没有飘絮现象的雄株,则仍要科学利用。“在新一轮百万亩造林绿化建设中,会选择乡土、长寿、抗逆、食源和美观的优良乡土树种来优化我们林地绿地的生态功能。”在绿化工程中按照适地适树原则,进一步丰富植物的品种,打造乔灌草立体化的混交结构,进而提高生物多样性,让林地绿地美起来、活起来。同时,在绿地养护中,把杨柳树雌株作为优先替换的对象。对过密的林子,我们针对性地选择杨柳雌株进行间伐,并结合对现有老、残、病等杨柳树雌株的替换,从根本上减少飞絮总量。在林下,让裸露的土地绿起来,科学应用乡土宿根地被植物覆盖裸露地面,形成有效的立体缓冲区,提高对飞絮的吸附滞留,把飘落下来的飞絮牢牢“粘”在地面上。
出门戴口罩防絮第一招
面对春季的飘絮期,市民朋友也不用紧张,根据现有的研究,没有证据表明杨柳絮中存在新冠病毒。大家在上班途中或室外活动时,可根据自身需求,佩戴口罩、护目镜、纱巾等防护措施。爱运动的朋友,可以把活动时间尽量选择在早晨、傍晚或雨后等飞絮较轻的时段。如飘絮不慎入眼,请立即用清水冲洗。同时,还请市民朋友注意消防安全,不要乱扔烟头,谨防引燃飞絮引发事故,防火安全,人人有责。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网,本文地址:https://www.xjschhxx.org/19464.html
除非注明来源,本站(北京gay网)所发布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