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男为爱放纵,吞苦果感染艾滋!

口述:甄向男 海洋兄弟:你好,我也想给你讲讲我那恍如隔世的同性恋情感遭遇,现在一切已经来不及了,我已经感染了艾滋病毒,如果人生可以重新来过,我还要做同志,但是我绝对要做一个理智、理性、知道如何爱惜自己的同志。

我有三个姐姐没有哥哥和弟弟,从小就和她们在一起玩,因此养成了内向、阴柔的性格。到了青春期,我逐渐发现我和别的同龄男孩的不同。我喜欢和女孩子在一起玩,但从没有对她们有什么异样的感觉,相反在帅气的男孩子面前却感到害羞,甚至一见倾心。后来进入社会我接触到网络,知道了像我一样的还有很多人,人家管我们叫同性恋,就是同志。

“军哥”就是我在网上认识的一个同志网友,第一次在我租居的房间见面,“军哥”就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戴着眼镜,斯斯文文,而且自称事业有成。按照圈内人的习惯,我们以“哥”和“弟”相称。我只知道“军哥”比我大,离过婚,有一个3岁的儿子。多数的时候,都是我主动找“军哥”过来相陪。

虽然每星期只见两三次面,但是有了“军哥”之后,我孤身一人在外的寂寞,以及工作上的不顺心,一下子就找到了发泄的出口。我特别喜欢军哥,因为他是我第一个喜欢的同志哥哥,我就当他是初恋情人一样,希望能和他一直好下去。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我倾注了所有感情去爱的“军哥”却是个花心的“同志”,根本不会为我停下“猎艳”的脚步。

一次,“军哥”把一个眉目清秀的男孩领到了我的住处,说是男孩现在没有地方住要住我这里。

冲着“军哥”的面子,也出于对“军哥”的信任,我克制着自己的醋意,勉强同意让对方暂时住了下来。可没多久,我发现,除了我和那个男孩,“军哥”在外面还有很多男伴,有一些甚至根本就不是什么正经男人。

我好言相劝,甚至对“军哥”的要求百般迁就,只希望“军哥”能在感情上专一些。因为我发现同志之间的感情本来就难遇,只要军哥精神依恋我,肉体出轨寻欢作乐我能忍受,可我的好言相劝却换来了“军哥”的嘲笑:“同志都是玩玩的,社会还不能承认和接受同性恋婚姻,你又何必太认真。”

渐渐地我发现“军哥”来的次数越来越少,对我的态度也越来越冷淡。后来,一直借住在我住处的“弟”,趁我上班的时候,把家里的财物洗劫一空。我把情况跟“军哥”说了,“军哥”听后也只是随口敷衍了几句,言语间显得很是淡漠。他对我的态度像漫长冬夜的寒风吹得我浑身发冷,我甚至怀疑那“弟”就是军哥故意引来偷我财物的人,我倾注全部感情希望与“军哥”相亲相爱一辈子,难道得到就是冷漠、欺骗和愚弄?

怀疑、迷茫,更多的是伤心和痛苦,我想找一个跟我志趣相投的爱人,可收获的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得不到真爱,我只好在放纵中麻醉自己,此后约见网友,一夜情,甚至去夜总会找Mb(moneyboy,为男同性恋者提供有偿性服务的男人)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

去年我的胸口起了很多红红的皮疹,接着感冒一直不好,这时候我就上网去查了资料,越查越恐惧。拖了大概一周我才到医院检测,医生说检测结果不确定,要复检,三天后再来取结果。在焦虑中等待了三天之后,我拿到了检测报告——“HIV(+)”。天晕地旋以后,我问医生有没有可能搞错,医生同情但肯定地告诉我,他们用了三种方法检测的,出错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我不知道我是怎样走回去的,只记得那天下了很大很大的雨,很冷很冷……

专家点评:

与普通人群相比,男同性恋群体中的艾滋病感染率要高出20倍,而Mb是高危人群中的高危人群。

男性同性恋者性行为多采用希腊式性爱肠的肠壁较阴道壁更容易破损,所以肛门性交的危险性比阴道性交的危险性更大。

而且,男性同性恋者的性伴侣常为多个,而且与国外同性恋者不同,中国同性恋群体的一大特点是80%以上的人迫于世俗压力结了婚,即他们一直过着“双重生活”——既有婚姻生活,也有同性恋生活,因而传播艾滋病的危险性也就更高。

艾滋病的干预措施并不是干涉他们的性取向或性行为,而是告诉他们一些预防艾滋病的知识,告诉他们在做高危性行为时要全程使用安全套,这样可以更有效地降低艾滋病的传染率。

通常情况下,使用质量过关的安全套,把体液交换的环节隔断,就能大大降低感染艾滋病的危险性,但由于安全套的质量和使用方法等因素,也并非百分之百安全。

因此,无论对异性恋或同性恋者来说,遵守安全性生活原则,洁身自好,固定性伴侣,才是预防艾滋病最稳妥的办法。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网,本文地址:https://www.xjschhxx.org/20122.html
除非注明来源,本站(北京gay网)所发布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