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警同志小说《我和tè警阿军的故事》

来源:阿鹿的秘密基地

作者?️阿文

本文系读者「阿文」投稿故事原稿

大家好,我是阿鹿。一直以来,秘密基地的故事,都是由读者投稿,阿鹿在读者原稿基础上,做以些许改动后发表。

但是今天的这篇不一样,是读者「阿文」的原稿。阿文希望「这篇故事能完整的忠于我的回忆」,阿鹿尊重了阿文的请求。

另外需要和大家声明的是,因为题材涉及到一些敏感字眼,为防止现404 ,部分字眼阿鹿会做以「修饰」,望谅解。

1

那年北京召开重要会议,我的单位因为属于xìn访系统,按例要派人到京维wěn。

往年都是一名资历高经验多的老同志长驻京城,可恰逢那位老同志身体不适,所以领导在会上询问有没有人毛遂自荐,可响应者寥寥。

毕竟要驻京多半个月,大家拖家带口的都不愿出差,而我单身狗一个,无所谓,于是报了名。

我大学和工作都是在本市,除了偶尔短期出游,根本没怎么在外地生活过。

其实我很想体验下一个陌生城市的风土人情,更重要的是不用应付七大姑八大姨的催婚,可以摘下面具尽情的做自己,或许,有一场艳遇也未可知呀,哈哈。

坐着火车一路北上,心情是雀跃的,陌生的环境和陌生的人让我安心,未知的缘分和邂逅也让我心中小鹿乱撞。

到京后和上级领导见了面,我被安排在了北京站附近的一所宾馆,同住的还有另一个区县的同事,一人一个标间,因为不相熟,所以交往不深。

2

入住后我就打开了小软件,发现北京不愧为大城市呀,又或许宾馆离北京站太近的缘故,距我 1000米范围内的gay多的数不过来,刚上线就有好几个人跟我打招呼,让来自小城镇、方圆几公里内都见不到几个圈内人的我着实目瞪口呆。

第二天早上吃完早餐刚回到宾馆,blued上就有人跟我打招呼,我一看距离才400米,头像是个模糊的人影,但身高体重是我中意的,关键还是个1呀哈哈,于是就聊了起来。

他:“北京人?”

我:“不是,出差,你呢?”

他:“我也出差,你做什么的?”

我:“外贸,你呢?”

他:“保密。”

我:“保密局呀?”

他:“不是,不方便说而已”

我心下有些想笑,这人未免太实诚了些,大家萍水相逢,谁知道谁的底细呀,不想说扯个谎便罢了,何必要“保密”呢。

我:“哦,待多久呢?”

他:“就半个多月。”

我当下突然意识到,大会也是在这个月中旬结束,而在此期间外地人进京卡的很严,很多像我这样公干的才会在此期间来京,而且我们的工作性质比较敏感,确实不方便与人详说。

我试探他:“维wěn?”

他没有回,我心中便有了答案。

快傍晚的时候他问我:“这么近,见见吗?”

“好呀”,我痛快的答应了,反正闲来无事。

3

见面地点是他选的,一座大厦的拐角处,很隐蔽,行人很少。

我稍微收拾了下便出门赴约,没几分钟就走到了约定的地点,我从寥寥几个行人中看到了他,他也看到了我,我们四目相接的那一刹那就互相认出了彼此。

我走过去,说:“你好”。

他回道:“你好”。

没想到他竟这么帅,高高壮壮的,利落的板寸,刮得泛青的下巴,鼻梁高高挺挺的,眉眼深邃,嗓音醇厚。

他穿一件黑色的T恤和短裤,趿着一双人字拖,肱二头肌把袖口绷的紧紧的,大腿上的青筋隐约可见,胸肌凹凸有致,好身材一览无余。

他简直是我的天菜呀,我可耻的心动了。

他叼着烟,掏出烟盒问我抽吗,我说不抽,他说那坐下吧,聊一聊。

我们坐在街边长椅的两头,我用余光打量着他,他也在用余光打量着我。

夕阳穿过两座幢摩天大楼的缝隙斜斜的照下来,恰好笼在他的身上,他黝黑的皮肤在余晖下愈发显的有光彩,棱角分明的身材荷尔蒙爆棚。

他问我:“你怎么知道我是来维wěn的?”

我笑笑,跟他说了我的分析,也对他坦诚了我的工作。他点点头:“牛逼!”

我们虽初次相见,却相谈甚欢。

他来自东北一个闭塞的小城,是一名tè警,比我年长三岁,结了婚,有了娃,婚前才意识到自己喜欢男人,日日挣扎在婚姻和家庭里,很痛苦。

他似乎有些迫不及待的跟我说他的工作、生活和感情,甚至为数不多的几次仓促的同性性经历。他有着东北男人特有的那种幽默和不羁,几句话总能把我逗得前仰后合。

我们聊了一个多小时,意犹未尽,直至天色完全暗了下来。

我想请他吃饭,他却说他要回宾馆吃,不能缺席。

我们遂道了别,各回各处。

心里有些怅然若失,我想如果他对我有一点好感的话,起码会答应和我一起吃个饭吧。

4

八点左右,小软件来了信息。

他:“在吗?我能去找你吗?聊聊天。”

我心中窃喜:“嗯,来吧”,把地址发给了他。

我火速的洗漱了一番,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明明心里是有所期待的,但又猜不透他对我的心思,心里又小小失落了一番。

他来了,提着一兜水果。

他说:“看你嘴有点起皮了,给你买了点水果。”

我们看着电视,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好像有一点悸动的情愫氤氲在空气中,但是又不十分确定。

他起身要走,我起身送他,心里十分不舍。

走到门口,他回过身来,说我能抱抱你吗?

我脸颊泛红,点了点头。

他抱住了我,我靠在他结实的胸肌上,环住他的腰,他身上隐约的汗水味和淡淡的烟草味让我意乱情迷,我抬起头吻了他,他怔了一下,随即热烈而深情的吻了回来……

我躺在他的怀里,用手摩挲着他汗津津的胸,听着他强壮有力的心跳声,觉得前所未有的满足和幸福。

不远处站台上的灯光透过纱帘,把窗外的树影钉在了宾馆的墙上,像一幅水墨画,摇曳生姿。

一列列火车轰隆隆的驶来又离去,载来了期盼,也带走了离愁,不知今夜有多少人会相遇、重逢,又有多少人在离开、永别。

他盯着我的眼睛,呆呆的说:“我好像爱上你了。”

我吻了吻他青色的下巴上坚硬的胡茬,在电视机微弱的光线下,他面部的轮廓硬朗又性感。

我说:“我也爱上你了。”

他拥紧了我,在我额头吻了一下,问道:“你会辞职来找我吗?”

我没回答,反问他:“那你会离婚和我在一起吗?”

他也没有回答。

是啊,我们只是两个被囿于俗世牢笼中的囚徒,身不由己,他有他的羁绊,我有我的牵挂,能互相承诺什么呢?我们连自由都没有,更遑论天长地久的爱情……

“爱”字不能轻易说出口,因为一旦说出来就必是海誓山盟,至死不渝。

5

那之后他每天都会来找我,早上带我吃了早餐后就去执勤,我值完班后再去他的执勤点找他,如果他有同事在,我就远远的望着他,他也远远的望着我。

这种隐秘的恋情甜蜜又刺激,似乎只那么遥遥的望一眼,心里就被幸福填的满满的了。

我们在景山公园人迹罕至的密林深处接吻,也牵着手走过东单幽暗狭长的地下通道,我们走了好长好长的胡同去吃地道的北京美食,也在灯光璀璨的世贸天阶下同饮过一杯奶茶。

我们都想穷尽所有的时间来弥补往日的缺憾。

我们在一起17天,却只逛遍了北京城的一隅,但这个城市于我,却有了别样的回忆。

6

归期临近,我们多少都有些伤感,我们依旧到处闲逛,依旧尽情的做爱,但是不再提将来。

虽然他的所有我都喜欢,他弹烟灰的样子,翘着二郎腿的样子,还有他知道我没吃饭后买了汉堡和鸡腿硬要我吃掉的霸道的样子,我都好喜欢。

可是我们的人生注定就只有这么一小段交叠,别过之后,桥归桥,路归路,山高水迢,不再相见。

我们是同一天离开的,他北上,我南下,相距3000多公里。

我们断了联系,既然不能相濡以沫,那就彼此相忘于世吧。

那半个月的爱情好像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有些虚幻,但唇边的气息是真的,指尖的温柔是真的,身体的悸动和愉悦也是真的,可此外,再无其他可以佐证这段爱恋的东西了。就好像,一场梦,模糊又清晰。

声明:本文系读者「阿文」投稿故事原稿,阿鹿仅做了排版改动。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网,本文地址:https://www.xjschhxx.org/20490.html
除非注明来源,本站(北京gay网)所发布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
赞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