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四北大街,经典回归倒计时!

在2019年,修葺一新的雍和宫大街令人眼前一亮。

焕然一新的民国风商铺门脸;

修葺复原的新中式民居院门;

崭新宽敞的柏油马路;

令人行走其间,心旷神怡。

就在近日,东城区城管委发布了一项审计招标公告:东四南北大街整治的序幕即将拉开!

这,是要和雍和宫大街的整改连成一片的节奏啊!

东四北大街
即迎复古之旅

在中国政府采购网上,标注着本项招标的采购用途:为推进东四南北大街环境整治提升施工工作,准备以公开招标方式选定项目全过程的审计服务单位。

目前,东四北大街的规划设计已经完成,正在征求意见,并不断地进行修改,定稿后今年将进行招投标,明年将完成东四北大街的整治提升。

东城区相关负责人表示,东四北大街在整体的规划设计上,风格会与雍和宫大街有明显的差异。因为东四北大街的商业氛围更浓,因此将主要根据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老照片来进行恢复。

目前,东四北大街的规划设计已经完成,正在征求意见,并不断地进行修改,定稿后今年将进行招投标。明年将完成东四北大街的整治提升。

于日渐繁华的京城街头,来一幕温情脉脉的“昨日重现”,即便只是于脑海中过一遍那个场景,您也会幸福感满满吧?

东四北大街
史海钩沉  精彩纷呈

北起北新桥,南抵东四路口的东四北大街,看似寻常的一段路,却潜藏着一段段不平凡的历史故事,咱们就先从平安大街与东四北大街交界处的段祺瑞执政府讲起。

段府风云录

如今的平安大街张自忠路3号,在民国年间是铁狮子胡同1号,因曾是北洋皖系军阀首领段祺瑞临时政府所在地,而被称为“铁1号”。

在成为段祺瑞执政府前,这所府宅曾先后成为满清三位王爷的府邸,恩怨情仇故事满满。

悲催的常宁

最早的“业主”是顺治皇帝的第五子、被康熙帝封为“恭亲王”的常宁,史载康熙与兄弟常宁的关系不睦,在常宁病逝后,康熙甚至都没有为自己的五弟取一个像样的谥号。

而常宁的儿子也没有受到破格袭封亲王的待遇,甚至连正常的降袭一等的待遇都丢了,连降二级,封为多罗贝勒。

“九爷”胤禟

康熙帝第九子胤禟,是这里居住的第二位王爷,他和八阿哥胤禩、十四阿哥胤禵最为要好,在政治立场上,胤禟也始终如一地支持自己八哥,是坚定的“八爷党”骨干。

在“四爷”胤禛即位成为雍正帝后,终于找到机会铲除异己,对“八爷党”痛下杀手,胤禟被削宗籍,并被雍正改其名为塞思黑。(满语“猪”或者“讨厌的的东西”),胤禟终因不堪忍受折磨和屈辱,中年而亡。

影视作品中的胤禟

需要说明的是,在当年的热播剧《雍正王朝》中通常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九爷”胤禟,正史中的记载却绝非如此。

影视作品中的胤禟

胤禟不仅英俊潇洒、风度翩翩、重情重义,而且才华横溢,精通满语,蒙古语和汉语,甚至还学习俄文,并且钻研出了一种新式字体。

影视作品中的胤禟

只是政治斗争的残酷性就在于成王败寇,作为失败方一分子的胤禟没有等来全面施展抱负的那一刻。

“荒唐”的弘昼

胤禟倒台后,雍正帝第五子爱新觉罗·弘昼以和亲王的身份入主,这所府宅也便成了和亲王府。

影视作品中的弘昼

弘昼被后世称为“荒唐王爷”,最大的爱好便是办丧事,每天饭前装成死人让家人跪一院子痛哭流涕,自己笑着泰然饮酒吃祭品。

影视作品中的弘昼

再有就是抢劫“运钞车”,弘昼派家丁在铁狮子胡同路口把从宝泉局去往户部的“运钞车”劫进了自己的和亲王府,并将银两洗劫一空。

影视作品中的弘昼

乾隆皇帝常被自己这位荒唐的五弟整的哭笑不得,拿他没有办法,并且对他十分优待,将父皇在雍和宫中的财产尽数分给了弘昼。

不过弘昼是真的生性“荒唐”么?想想自己那精明能干的九叔胤禟,终也难逃牢狱之灾,中年殒命啊;所谓殷鉴不远,看似荒唐事做尽的弘昼,却一生富足,优哉游哉。

影视作品中的弘昼

可见身处政治漩涡中心,装疯卖傻通常比锋芒毕露要安全的多。需要提一嘴的 是,弘昼的八世孙中,出了位当代著名书法家——启功大师。

书法大家 启功

清朝三位王爷在这座王府中的生活经历,贯穿了康雍乾三代雄主的盛世,小北看完就一个感觉:帝王心思,真心难猜,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大清亡了后,进入民国时间。1924年,段祺瑞政府正式进入铁狮子1号办公,而他毁誉参半的一生,就在这个院落写就。

“六不总理”的滑铁卢

被誉为“北洋三杰”之一的段祺瑞在当时威望极高,生活中奉行“不抽、不喝、不嫖、不赌、不贪、不占”,人称“六不总理”,对于军阀头子而言,这难能可贵。

段祺瑞虽是袁世凯心腹大将,却对袁倒行逆施的称帝行为极力反对,可见其政治觉悟的进步性。

不过发生在1926年3月18日的那起因鲁迅先生《为了忘却的纪念》一文而被大众熟知的惨案,却成为段祺瑞政治生涯的转折,永远将他钉在了耻辱柱上。

在那个寒气未消的初春上午,北洋政府军警与为拒绝“八国通牒”而前来请愿的青年学生们,在段祺瑞执政府门口发生了武力冲突,造成了共47人死难,200余人受伤的流血事件。

虽然有资料证明事发时段祺瑞并未在执政府办公,开枪的命令也不是出自他口,可屠杀学生、群众刽子手的“帽子”却如紧箍咒一般戴在了他的头上,且永远也别想再摘下来。

段祺瑞的政治生涯就此结束,当年4月下台,此后他回到天津,于1936年11月病逝于上海宏恩医院。

而关于段祺瑞,还有几件趣事很值得一说,比如他的一位姨太太在外面有了心上人相好的,段总理二话不说,将姨太太让给了情敌,这胸襟气度,真大丈夫也!

另外段祺瑞爱好围棋,棋艺精湛,喜欢和名家大师对弈比试,手谈切磋。有一次,少年天才的吴清源将段祺瑞杀的大败亏输,让后者自感丢人,一天闷在屋里。

不过,之后段祺瑞反而每月资助吴清源一百大洋学费。多年之后,吴清源与段祺瑞的再一次对弈中,吴清源礼貌性地“小败”。

通过这些逸闻,大家可一窥段祺瑞作为政治风云人物的可爱、豁达一面。

这位对待日本人向来寸土不让、有底线有原则的老派军阀,却一失足成千古恨,小北只能感叹,政治,真是一只翻云覆雨手,这是项不能犯错的“游戏”!

东四路口
京城商业鼻祖

北京有句老话,叫:“东四、西单、鼓楼前”。说的是过去在四九城内,热闹、繁华的商业区就数东四、西单、鼓楼,这几个地方儿了。

东四因是醒目、高大的东四牌楼所在地而得名,是朝阳门内第一个大路口,在元大都时期就形成了”旧枢密院角市”,有不少商号、店铺、买卖兴隆、交易活跃。

而谈到东四商业的繁华,不得不提“四大恒”。
腰缠四大恒

过去在京城流行一句谚语:“头戴马聚源,身披瑞蚨祥,脚踏内联升,腰缠四大恒”,以此形容富贵人家的吃穿用度讲究。

这其中,马聚源、瑞蚨祥和内联升,都是卖衣服鞋帽的店铺,唯有这四大恒,控制着老北京的金融市场,那真是“打个喷嚏,全城咳嗽”,狂的没边没际。

“四大恒”是指恒利、恒和、恒兴、恒源四大钱庄,由祖籍浙江慈溪董姓人氏于清朝乾隆年间在东四牌楼摆设钱摊,兑换银两铜钱,逐步发展起来的。

想当年,作为主店的恒利,位于东四牌楼东大街,恒和号位于东四牌楼北路西,恒兴居于其北的隆福寺胡同东口,恒源号位于东四牌楼东路北,四家钱庄经营各有侧重。

朝阳门附近大量的货栈、仓库扩大了对金融和商业的需求;乾隆年间的经济复苏给予了商业发展的契机,四大恒的创办,当真是得了地利、应了天时。

四家钱庄经营各有侧重,恒和号专司各大官宦富户的存放款业务;恒利、恒源两号专放当商款,恒兴的主要业务是服务于各大商号。

到了光绪初年,四大恒发展到了顶峰。这期间,太平天国运动入直隶,二次鸦片战争入北京,都没耽误四大钱庄圈钱。

四大恒董家的门脸房,后成为中国工商银行营业网点,位于东四三条,不过随着庚子国难以及随后的一系列乱局,四大钱庄遭遇灭顶之灾,走向了衰败,解放后金融资产归国家所有,“四大恒”的历史彻底结束。

提到东四的商业经营,更是不能绕开那座古刹。
隆福寺
东四飘不散的烟火气

隆福寺,位于东四十字路口的西北角,始建于明代景泰三年(1425年),清朝雍正九年重修,因坐落在东城,与护国寺相对,俗称“东庙”。

隆福寺规模宏大,钟鼓楼,天王殿,栏杆殿,吡胪殿,万善店,大法殿,金刚殿,都挺齐全,香火旺盛,农历的一、二、九、十日,寺内会举行庙会。

每逢庙会,人流如潮,附近王府居住的贵族、东交民巷使馆区的外国人、贫苦市民和近郊农民都来赶庙会,《北京竹枝词》中说,当年庙会全盛时期“一日能消百万钱”。

到了70年代末,庙会没了,隆福寺成了小商贩、个体户的集中地,为了方便管理,建起了一座大棚,名为东四人民市场。

北京孩子,如果对隆福寺有回忆的,会记得丰年灌肠的香味儿;

更不会忘记东宫影院的老式椅座和老电影票;

人民市场里卖什么的都有,比如玩具啊,小人儿书啊;

可自打接地气儿的人民市场在80年代末被改造成隆福寺大厦后,生意日渐惨淡。

而在93年8月12日晚那一场长达8个小时的大火后,隆福寺的商业气息随之灰飞烟灭。

直到今天老北京人还是对隆福寺的繁荣心存怀念,更是对大火中除了隆福寺被烧的面目全非,而周遭地区却完好无损的情形疑惑不解,或许,这就是天意吧。

在2019年,传出了改造升级的隆福大厦部分已投入使用,并于2020年陆续逐步开业的消息。

小北也由衷希望,来年回归后的隆福寺能惊艳绝世,找回消失已久的人气。

最好的东四北大街,也会同隆福寺一起,华丽回归!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网,本文地址:https://www.xjschhxx.org/22468.html
除非注明来源,本站(北京gay网)所发布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