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医疗队驰援武汉随行采访日记 第五集《隔离病房里的男护士》

在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北京支援武汉医疗队的到来,让这里多了一道独特的风景,那就是众多的随队男性护士,北京医疗队驰援武汉随行采访日记,今天请听第五集《隔离病房里的男护士》。
第四集:隔离病房里的男护士来自北京新闻广播02:57

来自天坛医院急诊科的护师罗赟,在没有使用过当地医疗器械的情况下,完成了一次高难度的穿刺取血:
他有一些胖,在转院之前,他可能有一些血管已经被破坏了,去看的时候就几乎就看不见。因为我本身我自己就戴一眼镜,外边又有一个护目镜,之前护目镜也经过一些处理,但是还会有一些雾气,手套有三层。当时病人一直在咳嗽,我就趁着他咳嗽结束之后那一个瞬间,一次性穿刺成功。患者问了我一句:我的血抽完了吗?我们说抽完了,然后他也没说过多的话,举了一大拇指,他说谢谢!

在隔离病房中工作的医护人员

除了技术获得病人的信任,作为男护士,友谊医院重症医学护师范凡的优势也被发挥了出来,面对生活无法自理的危重患者,两人一组给抬到病床:
从来没有这种经历,还是有点紧张,但是并不害怕,等到病人陆续来的时候,我们就没有想这么多了。

穿着防护服忙碌的医护人员,护目镜上都是水气

如果没有采访朝阳医院呼吸与危重症护师李秀男,很难想象作为男护士,他们能细心到什么程度:
长时间带这些手套,并且带很多层,会沤着手。戴尿不湿,最后会把皮肤给沤得非常烂,因为你不可能说我尿了,我要出来换尿不湿,就买一些油去擦。比如说有些人戴眼镜,我们买胶条,把眼睛这块给它粘上,戴护目镜或者带着95口罩,脱戴的时候,可能都会把眼镜带下来,如果真的掉到地上捡还是不捡……

谈起家人,男子汉落泪了。

来自友谊医院急诊内科的护士兰雅智,在记者眼中都是很坚强还经常逗别人开心,可说说到家人,他就控制不住自己了:
我妈希望我给他发个信息,发个视频,我都不发,因为老人一发他就哭,昨天跟我儿子视频,我儿子看着我就哭。其实你自己做好自己的防护,基本问题都是不大的, 但是对于家人他们来讲,可能就是觉得危险性太高了。听到最多的是朋友说:哥们,等你回来,请你喝酒,让我心里边特别暖。我在前线,其实我什么都不怕,我的使命感和责任感让我一直在前方,没有别的。

虽然是男护士,身体也极度透支了,看到他们的睡姿,让人有些心酸。
是什么让这些粗犷的男士变身照料病人的天使,除了使命,还有来自儿时的记忆,家住怀柔区九渡河镇吉寺村的朝阳医院呼吸与危重症护师李秀男告诉记者:
SARS的时候,我刚上五年级,我们村是有4个疑似的。印象特别深,封村了,然后每天都会穿着“猴服”的这些医务人员,挨家挨户去消毒喷洒,当时这些医务人员是守护我们生命的卫士,现在我也成为了一位,我要守护大家的生命安全。

也许是感触太多,也是是自我激励,友谊医院重症医学护师关宏奎几乎每天换班回来,都会把自己的感受写成诗句:
奔赴前线意如何,此夜艰难战事多,
群英团队不后退,高举旌旗战阎罗。
采写记者:劲清

微信编辑:陆健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网,本文地址:https://www.xjschhxx.org/6183.html
除非注明来源,本站(北京gay网)所发布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