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染后,他选择回家给发热患者网上看病,把床位留给病人

从医17年,武汉某三甲医院急救中心医生李春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无助过”。
 
他在临床接触过各种各样高传染性的疾病,从没怕过。但当他得知自己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并随后传染给妻子、两个女儿、岳父母时,他开始害怕了,也第一次怀疑自己,“作为医生,连家里人都保护不了,你还相信你能保护谁?”
 
特殊时期,武汉所有医院的床位资源都很紧张,为了不占用其他病人床位,李春决定举家隔离治疗。好消息是,他已经进入康复期,家人目前也都症状轻微。
 
居家隔离这段时间,李春坚持为发热病人网上问诊。前来咨询的患者数量上限一天天在刷新。他知道,如果真是新冠肺炎,这种问诊不太可能给患者带来什么实际的帮助,但能给那些“惶恐且无助的病人”哪怕一点点希望,也是好的。
 
李春和我们分享了他人生中最惶恐的这段日子。以下是他的自述:
 
1
 
2020年1月8日,我所在医院的急救中心被抽用作发热病房,病情严重的发烧病人都要在我们这里观察三天,进行核酸检测确认是否感染新型冠状病毒。
 
我们急救中心一共15张病床,最开始每天还能勉强维持发热门诊需要住院的病人的收治。但随着疫情的发展,到了1月10日,每天需要住院的急重症病人就有30-50人,而我们常规满床最多只能收治22人。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和同事们开始了连轴转的工作。80多位医护人员,绝大多数再没回过家。春节也是在医院过的。防护服穿脱不方便,为了减少去洗手间,我们不敢多喝水,饿了吃医院的工作餐,困了就在医院的休息区对付一下。
1月18日,我开始发热、咳嗽,不过CT还是正常的。我觉得我顶多也就是个上呼吸道感染,就是感冒呗,休息休息就好了。但两三天后,通过核酸检测和影像学诊断,我被确诊了。
 
现在回想起来,可能是因为1月5日到8日那段无保护暴露史。1月5日那天,我们接诊了一个从地县级医院转诊过来的61岁重症肺炎患者。根据当时的诊断标准,患者必须有华南海鲜市场的接触史,才会考虑新冠肺炎。但这位患者没有。我们只是把他安排在隔离区域,以重症肺炎收治观察。
 
没想到,后来,我和同组的3位护士全部感染。
 
由于疫情发展较快,我们医院的床位非常紧张,一些病人需要等几天才能入院,为了不占用医院的床位资源,我决定回家自我隔离治疗。
 
2
 
我自己诊断开药,发热就吃一些退烧药,加强营养,摄入高蛋白、高能量的食物,熬过了最难受的几天,烧退了。
 
但另一个坏消息来了。因为我1月17日晚上回过一趟家,我的爱人、两个女儿、岳父母,开始陆续出现发热、咳嗽和乏力的症状。他们被我感染了。
 
做了快20年医生,我从来不会因为什么事情紧张。什么病我没见过?禽流感、艾滋病,还有很多高传染性的病,我都见过,也没怕过。但这一次,我怕了。
 
那种感觉,就是一种病毒超越了你的专业、你的掌控能力的无力感。平时我们ICU就是给所有病人保底的,各个科室搞不定的,我们都能搞定。但现在,我们给别人保不了底了。我们自己都感染了。就好像,最后一道防线,没了。
 
我从来没有这么无助过。我不害怕病毒,就怕自己家人受伤。尽管他们现在还是轻症,在我的治疗下也在逐渐恢复,但我总担心,家里老人、爱人十几天之后会不会有反复?他们的肺,以后能恢复成什么样子?会不会有后遗症?没有人能回答,没有人有经验……
 
而这一切,是我造成的。作为医生,连自己家里人都保护不了,你还相信你能保护谁?
 
3
 
2月3日应该是这段时间以来,我心情最好的一天。因为家里老人的情况稳定了点。前几天他们因为乏力起不来床的时候,我真的非常非常焦虑。
 
这些天,有空的时候,我也通过我们医院的公众号,为发烧病人在线看病。1月28日晚上8点多第一次上线,一口气就看到了深夜一两点,加上第二天早上,一共看了大概200多人。其实,为了保证看病质量,医院限制我们每天最多看50个人。我一上线就调整到200个——以我看急诊的量,可以处理这么多。但没想到,第一天就超标。第二天,我调整到300个……现在把上限调整成多少,就会有多少患者。打开手机,源源不断的咨询请求,手机的运行速度根本跟不上。
 
大部分是发热病人。有的正在居家隔离;有的考虑是新冠肺炎但还没有去看;有的咨询说没有床位,不知道该怎么办;还有一些咨询目前状况下,老人和孕妇该怎么办;还有人介绍自己一段时间的出行痕迹,问我他有没有感染的可能……我能感受到,这些病人是非常恐慌且无助的。每一个人都很无助。
 
以前病人网上咨询,一般都是上传病例图片、随便打几十个字,简单问一下。现在我看到的咨询都是写大几千字。我甚至能想象,在屏幕对面,那些五六十岁的人,在手机上花好几个小时,敲下了这些字。他们肯定是没有办法了才会这样。他们没有办法,只能通过这种方式,试图寻找一点希望。
 
说实话,如果真是新冠肺炎,通过网上咨询的方式,也并不能帮他们解决什么实际问题。但是,我的回复如果能给焦急恐慌的人们希望,哪怕只有一点,也是好的。
 
马上,我要去复查了,如果核酸检测转阴,没有传染性了,我就要回去上班了。我们科里医生已经不够了,我要去补位。同事们,我快回来了!
 
等疫情过去,我想抱一抱我的小孩。我的大公主和小公主,我已经很久没有抱过她们了。
 
(文中医生为「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字节跳动医务工作者人道救助基金」受助人。应受助人要求,李春为化名。)
 
2020125日,今日头条、抖音、西瓜视频母公司字节跳动向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捐赠2亿元人民币设立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字节跳动医务工作者人道救助基金,为抗击疫情一线医务工作者提供保障。
 
截至202023日,该专项基金已经为七批共67名抗击疫情一线医务工作者提供人道救助。其中,为64名因抗击疫情而不幸感染的一线医务人员,每人资助10万元;为3名因抗击疫情而不幸殉职的一线医务人员,每个家庭资助100万元。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网,本文地址:https://www.xjschhxx.org/6414.html
除非注明来源,本站(北京gay网)所发布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