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春节,被困家中的gay们都经历了什么?

春节刚开始,新冠肺炎疫情就已经笼罩了全国。武汉率先封城,周边省市陆续启动一级应急响应。这一切,都让人回想起2003年的那个特殊时期。

2003年,我们当中的不少读者尚年幼,对于17年前的非典疫情,大家似乎只懂得放假的「喜悦」。而今,那些经历过非典的少男少女,如今大多已挑起生活的重担,对生命更是有了敬畏之心。

相较非典时期,大家一定对这个鼠年有着更加深刻的印象吧。大家都是怎么度过的呢?大家都在思考什么?我们和几位Blued网友聊了聊。

大唐不夜城终于能「睡」上一觉了
有信仰爱吃猕猴桃的外星人 西安 22岁
大年三十发给男友的烟花照。
2019年春节前夕,我和男友老李相约2020年一起感受西安的春节。
去年的大年初二,有45万游客涌入西安大唐不夜城,好不热闹。也就是那时,才知道卢照邻1000多年前写的诗词「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 」,以此来形容21世纪10年代的西安春节景象一点也不过分。每一个来感受传统年味的人,都变成了真 · 肉夹馍,在大雁塔下比肩继踵地观赏拍照。
当「西安年,最中国」这句春节限定口号被喊出来的时候,西安人的骄傲感大概达到了最高点,包括我。
可惜今年因为突发的疫情没有了「西安年」。地铁站只有零零散散几个乘客,所有景点全部关闭,大唐不夜城也取消了所有活动,只有一些胆大的游客在街上拍照,自娱自乐。
去年早早就想好,我先在家吃个团圆饭,大年初二就返校找他,一起去逛西安。结果疫情突然爆发,西安城内的活动被叫停,我们村也开始封村,所有的车辆一律不许进出,一切计划都泡汤了。
大年三十的晚上,我买了一支烟花棒,拍了照发给他,跟他说,「宝宝新年快乐」,希望即使分隔两地,也能让他感受到新年的气氛,还有我的爱。
大年初三那天收到通知,学校全面封校,开学时间另行通知,这也等同于宣告了我和老李见面日期再一次延后。我只能在家里好好学习,认真锻炼身体,等能见到他的时候,以最好的状态去拥抱他。
老李,我爱你!

这个年不用走亲戚了

Summer 许昌 20岁

2020年的鼠年春节,是一个严肃的春节。
今年老家关于烟花爆竹燃放的监管是史无前例的严格。居委会挨家挨户地上门,让每一家确认签字,保证在春节期间不燃放烟花爆竹。所以整个春节,屋外都是安安静静的。
和屋外同样安静的,还有我们家屋内。
我的爸爸是在去年3月离世的。当时正赶上我填报志愿。原本选择去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的我,因为想着这时候该离妈妈近一些,便将志愿改为郑州的一所大学。虽然以后还会远行,但我可以有四年的时间陪伴妈妈。
今年的春节我哪里都不想去。
不想去亲戚家,因为以前去拜年,都是爸爸带我去的,很多都不太熟。今年再去拜访,害怕他们问东问西,结婚生子什么的,何必让自己尴尬。所以大年三十那天,我早早地去给爸爸扫墓烧纸,下午和妈妈两个人在家包饺子。
晚上吃饭的时候,堂兄叫我去他们家玩,我也是待了一会就早早回家睡觉了。
让这个年变得更加严肃的,是这场肺炎疫情。
大年初二,居委会说疫情较为严重,让大家都在家中过年。我突然发现可以名正言顺地不走访远亲,心里悄悄松了口气,却也为疫区的人们担忧。
大家都被困家中的时候,我并不感到「无聊」。难得可以安静地在家画插画、背单词;作为学校新媒体团队的一员,我也有在写推文,为自己的技能充充电。

想到同为90后的医护人员因救死扶伤而猝死,总会莫名的感伤

陇陇 重庆 23岁

过年期间,我在朋友圈看到一张海报,上面是由两个不同形象组成的一个人,左半边脸是穿戴防护服的医生,右半边脸是警察形象,中间还有两个醒目的大字——「战疫」。
我当时感触很深,当大家被困在家里安安静静地享受延长假期的时候,他们却在负重前行。
最近在各个平台上都能看到这样的新闻,很多一线的警察和医护人员都坚守在自己的岗位,共度难关。
当我看到和我同为90后的宋英杰医生,因为连续十日抗疫,最后因为疲劳过度而猝死的新闻时,心里很难受。我不太会用言语去表达,刚好自己比较喜欢画画,就画了这样一张海报,并PO在了Blued动态。
我希望这段疫情能赶快过去,也希望这场疫情能给所有的人以警示,学会如何更好地和自然相处。
我们曾计划在花市人潮中相拥
Sean 广州 18岁
我原本和男友计划好了行程,大年二十九去看世界园艺博览会的演出,大年三十去逛花市,晚上的花市最值得期待,因为有「行花街撞大运」的传统,所以晚上的花市更热闹些。
我曾计划在烟火和新年营造的团圆气氛里,在夜色的庇护下,捧着鲜花感受和男友在人群中相拥而不被发现的美好。结果因为疫情扩散的原因,计划参加的活动全部取消。
花市在大年三十下午的六点钟就提前收市,我和男友在互劝着离开的声音中无奈离开。
在他打车送我回家的路上,我拆开了送给他的棉花糖。我们就这样坐在后座上互喂了起来,度过了分开前的高甜二十分钟。

让爸妈戴口罩的确比让我穿秋裤难多了

三宝SAMBOL 长春 29岁

网上说得对,比「让我们认识到穿秋裤的重要性」更难的,是「让父母认识到肺炎疫情的严峻性」,对于身在老家的父母更是如此。
从北京回长春的动车上,每一个返乡的人都戴着口罩来捍卫自己生的权利。结果,当火车到站,乘客冲散在人群中时,就再难看到戴口罩的人了。
我爸来火车站接我的时候也没戴。东北人天然的乐观让他觉得,武汉肺炎「闯」不到关东这来。我妈虽然戴了,但初心是怕冻脸——的确棉质口罩也不能防止飞沫传播。
1月23日,大年三十的前两天,武汉封城的消息已经在各大媒体平台发布。但我妈依然不在意,并说服我,一家人要整整齐齐地坐动车去吉林亲戚家拜年,理由是,「奶奶4年没见到你了,奶奶想你了。今年回家早,一定要去拜年。」
那时候吉林省内只有一例确诊病例,在爸妈的再三坚持下,也在我坚持要戴口罩的要求下,我们坐上了去吉林市的动车,见到了奶奶。爸妈还打算在吉林市逗留两天,把亲戚都走一遍。
大年三十,因为春晚对疫情的关注报道,再加上铺天盖地的电视报道,硬是打碎了他们的乐观。我说的话才被他们听了进去。
我说,「太危险了,还是回家吧。」
爸妈终于松口跟我回长春,安安静静地宅在家里。
因为疫情的原因,假期被延长了,但我初三晚上就启程返京了。我想错峰出行避开春运高峰,或许更安全一些。临走才发觉,比「疫情关」更难过的是「亲情关」。
我爸在送我去火车站的路上说了一句直戳心窝的话,「下次再见你,就等明年了呗。」语气乐观,但听得人心里发酸。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或许他也不需要回答。
「哐哧哐哧」地过了一夜,在列车的床铺上醒来的时候,收到了一条妈妈的微信,「今天早上起来,没见到宝贝,好难过呀。」又是一记暴击。
心里有些落寞,我便把怨气都撒在了疫情身上,「如果没有疫情,我是可以在家里待到被妈妈赶走的。」
最后
因为疫情的关系,这个春节注定要令你记忆深刻,快乐、孤独、无聊、无助、无奈,各种情绪填充了原本该专属于欢乐的时光。
似乎「开局不利」,但我们还可以期待在各方的努力下,疫情在不远的将来迎来拐点。
要乐观,要保护好自己,做好防护。
这个春节欠你的亲情、友情、爱情,来年定会加倍奉还。

作者:三宝SAMBOL;编辑:黑色洋葱。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网,本文地址:https://www.xjschhxx.org/6845.html
除非注明来源,本站(北京gay网)所发布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