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圈中,纯一到底多吃香?

只爱纯一

纯一有多吃香?

想起泰国的同志版《非诚勿扰》综艺节目,二十四个受抢一个攻。你没有看错,就是一个攻,上台,接受二十四个受评头论足。

有一天,来了一个攻,说他是纯一,全场的灯感觉好像立刻亮了。有评论者说,在泰国,纯一,好像是特别稀罕的生物,所以,一个纯一来到现场,能吸引到全场的注意力。

那到底有没有纯一?

“当然。

杰西的回答理直气壮,他认为他就是纯一。所以,有人问到他的角色,他经常洋洋自得,气壮如牛地昭告天下,自己是纯一。

杰西说做纯一,真的好处多多:

比如,自己是一个真男人;比如,受多攻少的男同志圈里,是抢手的生物;比如,比起纯受,似乎从性安全上更多一些天然安全(当然,并不见得);比如,在性爱上,乐于被人侍候。

杰西之所以这样洋洋得意,那是因为有一类“非纯一不恋者”,好像永远绝不妥协地只要求找纯一。

小B就是这样的一个食肉男。小B说,他要找的男人,希望是一个真正的纯一。要怎么纯?我问他。他哈哈大笑说,总之,没有被别的男人干过。

小B说自己的潜意识里好像有洁癖,在他看来,一个男人被别的男人干过,就不是纯爷们了。我问为什么?他说自己也不知道,反正就是“慕纯一”一族。

所以,即使别人标榜自己是一,他也要反复审问,对方是否能够做零?直到对方在他的严刑拷打下,坚称死也不做零时,他才觉得心满意足。

于是,心里,化作一池春水,飞奔而去。

我发现,像小B这样的“幕纯一者”,在男同志圈还真是并不少见。当处女情结坚贞的存在于异性恋男人身上时,纯爷们情结一样存在于一些男同志心中。当然,这样的纯爷们,并非处男。传统意义上的处男,是指从来没有发生过性行为,但是慕纯一者眼中的处男,就是指从来被另一个男人“染指”。

这看似有些矛盾。

当同性恋被认为是男性解放的急先锋,是真正对腐朽的男权文化提出质疑和颠覆时,一些同志,却对男性那最本质的阳刚,健壮,所谓的男子汉文化充满了迷恋,臣服和渴慕。

追求纯一者,似乎就是这种心理的投射。

问题来了:

纯一,一定是有的,但是,他是攻的大多数吗?那绝对的纯零呢?

《蜘蛛女之吻》中,男主人公悲叹地说:我爱的是真正的男人,可是真正的男人爱的总是女人。

当然,那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电影,是一个对同性恋依旧充满歧视的年代。所以,才在电影中有这样偏颇的理论。但它,是不是也透露着这样一个信息:就像许多同志,喜欢直男或者直女一样,爱幕纯一,其实也往往渴望以一个女性的柔情去爱另一个男人?

所以,有时候,你很难把同性恋真正归于第一性,或者归于第二性?

我有时会觉得同性恋,应该是第三性——兼具男性的勇猛和坚强,也兼具女性的柔情和细腻,所以,有一句极端的评价说是,同性恋者都有异于常人的禀赋。因为任何一个同性恋者,有更丰富的中性气质,从荣格的心理学上说,更符合一个完整的性格气质。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网,本文地址:https://www.xjschhxx.org/7032.html
除非注明来源,本站(北京gay网)所发布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