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好基友XXOO的“有钱人”,竟是我男友!

01
那年我22,大叔42。在网上聊了一个过月,我们见了第一面。当时他跟我说他只有30几岁。他看上去确实比我成熟得多,但他保养得挺好并不像40的人,所以我不疑有他地把他当“哥”来看待。
吃过午饭,我们又去茶座坐了一会儿。谈话间,他跟我说:“我觉得你就像是一张白纸。”
然后,他接了个电话,结束后看了我一眼,试探着说:“要是晚上没事,跟我去参加个饭局吧,是工作的事情。”
去的饭店是很高大上的那种,饭局上我才反应过来,他所谓的工作的事情可能是交际应酬。
这顿饭刷新了我对大叔的认识,一是我很意外第一次见面大叔就敢把我带入他的工作圈,二是我很意外大叔混得比我想象的还好——当天一起吃饭的是个厅级干部。而且,饭局中间还有北京的一个副部领导、以及还有个副省长从隔壁包间过来给他敬酒……那是我第一次经历这种场面,也第一次喝白酒。
在觥筹交错之间,对于大叔,我已经有了种朦朦胧胧的“崇拜感”——别说我势利,毕竟我也是在中国官本位的环境下长大的中国人。
饭局之后,他送我回学校。大叔没白比我年长那么多岁,套路玩得很深——他假装醉了硬要塞给我一张三万的购物卡还有刚刚收到的价值小一万的烟酒。
想在想想,显然是想要用金钱收买我的节奏嘛。
当年我还很年轻,哪敢收,委婉拒绝了。
我那时候还想,也许正是这个事情使得我在大叔心目中有点儿“特殊”,才会有之后的联系。
不过,谁知道呢。也可能无论收不收礼物都会有后来的联系。
02
大叔还算是对我挺诚实的吧,年龄的事情他并没有瞒我太久。
第二次“高规格”饭局上,我就知道了他的真实年龄,而且还紧随着另一个爆炸性的消息——他直婚(难听点就是“骗婚”)了,而且儿子都上高中了。
回去的路上我没有让他送,我自己走回去,纠结了一路,心情复杂得很——我必须承认,对那种对所谓“上层社会”我有所留恋,但是打心底里,我不愿接受这样一个40多岁已婚有子的大叔。
我对自己性向的认可程度很高,但是和他在一起,绝不仅仅是性别问题了。
我们大概有两个月没有再见面,只是偶尔线上联系。客观原因是我离校的日子快到了,工作、档案的事情,让我焦头烂额。他职位那么高,自然也忙。主观原因是我还没有想好怎么办。
突然,一天接到电话。他说我工作和档案的事情他都已经处理好了,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让我去联系。就这样,利用了他的人脉资源,我顺利地解决了档案户口和工作的问题。其实,中间跑档案其实也很麻烦。但他事后跟我说:“其实我一个电话都可以解决所有的事情,我只是想锻炼你,所以一直让你自己处理。不过,我也一直都在你关注着你的进展,偶尔背地里帮你摆平摆平。”
说完,我瞬间明白为什么这一路上碰到的“困难险阻”有些消失得那么突然,原来是他在背地里帮我。
说实话,当时我的内心是很感激他的。他那种在背地里帮我撑腰的感觉,说不享受是骗鬼的。
喜欢和大叔在一起的感觉,爱情的世界里,总不能太委屈自己。
03
这样过了一年多,我和大叔的感情第一次发生了很严重的裂痕——与他的家庭、婚姻和工作都无关,而是我发现原来他在外面乱搞,而且对象还是我认识的一个人。
大叔很小心,老司机的他做什么事情经验都够。但是出轨的事情还是被敏感的我发现了。
起初我是发觉了大叔有一段时间接电话都很小心翼翼,我已经猜得八九不离十了,就等着有一天拿到证据。但让我意外的是,“证据”竟然自动飞到了我的手上——某一天,我认识的一个基友跟我炫耀说自己钓到了一个有钱人,然后把他跟“有钱人”XXOO时偷拍的照片发给了我。看了照片,我脸都绿了——那个“有钱人”竟然就是我的大叔!
我气得发抖,仅存的一丝理智告诉我——大叔跟他XX的时候被偷拍了,这照片就是颗定时炸弹,随时可能摧毁大叔的整个仕途和命运。
所以,我找了个机会假装不小心地彻底删掉了基友手机里的这些照片。现在回想起来,那时我的冷静真是难能可贵。
处理完照片之后,我跟大叔摊牌了,从此我和大叔基本上就算是彻底分了——那时的我还年轻,眼里容不得一丁点的沙子。
渐渐地,甚至都断了联系了。
04
直到有一天,我又突然接到他的电话。他在电话那头告诉我说他的事情被他妻子发现了,不过他妻子顾全大局没有闹得很难堪。但是他妻子的身体状况特别不好,看他还看得很紧,他感觉压抑,又自责又难过,打个电话说就想和我说会话。
听到这里,我突然好心疼这个男人。在仕途上平步青云,但是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没办法做自己。
剪不断理还乱,我竟然又跟他联系上了,并再一次发生了千丝万缕的情感牵连。但是从他出轨之后我们再也没有确定地说和好或者在一起,就是客观上会像情侣一样。
时间转眼到了2014年。那时我准备好形婚。拉拉家里有一定的社会地位,而我只是一个从小山村打拼出来娃娃,他为了不让我被小看,在双方父母见面谈判的时候,他自告奋勇充当了我的见证人。
从我结婚之后,我们的联系就渐渐变得少了。我不知道是关系发展了几年本身就变淡了,还是我们彼此都觉得有点累了。两年内,我们基本不怎么见面,只是微信或电话聊几句,偶尔才吃个饭。
甚至我自己都觉得,我和大叔就这样也挺好——没有一个正式的开始,所以也无需残忍悲壮的ending。关系淡了分开了,成为普通朋友,也不失为一种好的结局。
05
直到今年春天,我在云南旅行的时候。接到了大叔的电话。他告诉了我一个噩耗——他的妻子在手术事故中去世了。
大叔的妻子。我其实都快忘了这个人了。但是她的去世,完整地勾起了我对当年的回忆,以及当时对她满满的愧疚和尴尬。
处理完妻子的葬礼,他紧接着办理女儿上学的事情。一时间,成熟冷静的他也没了头绪,问我到底该上私立还是公立,公立的确没时间照顾孩子,私立又怕姑娘心里难过,毕竟妈妈刚走。
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从云南回去也只是打过电话,没有去见他。直到前几日,才一起吃了午饭。
好久不见,他保养得依旧不错,将近50岁的人了,还是30几岁的样子。而且虽然最近被很多事情所负累,但是状态也没有很差。
看着眼前的他,我自然而然地想起了当年第一次和他见面的时候,那时我还是个青葱的在校学生,而他当时是掌握着一切主动权的存在。以及,他当年跟我说的那句话:“你就好像一张白纸。”
想想,如今这张白纸也因为他的存在而增添了很多的色彩,不免心中有些感叹。
突然他跟我说:“这七年太委屈你了,我想弥补。最近看上了一套房子,想买来写上你的名字。”
我想,如果是六七年前我应该会答应,毕竟那时我还单纯得紧。可现在,考虑到他的“前科”、他此前多次的“食言”、以及我们年龄上的巨大悬殊——那种等他老了我推着他的轮椅上山看夕阳的勇气是再也找不回来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亏欠”,我当场就拒绝了他的“好意”。
我知道,我们是回不去了。
这七年,很多事情都变了,也都错过了。我知道,无论我拒绝还是接受,他都会是我这一生中的羁绊,甚至就算我们的生活从此没有交集,我们也一定会获得彼此远方默默的祝福。
只是,我和公务员大叔不可能再在一起了。有的人,错过了,就必须换个身份登场。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网,本文地址:https://www.xjschhxx.org/8150.html
除非注明来源,本站(北京gay网)所发布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