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找攻神曲『处处零』创作者:视频疯传后,我妈找上门来

少恭,图片来自网络
「想不到吧,但我真的是攻,」今年27岁的少恭(艺名)本名叫黄烁,他在与淡蓝的对话时说,「我也没想到这首歌能火成这样,超过了我的想象。」
少恭在社交媒体上的名字叫「翘课迟到少恭桑」,几天前,他上传了一首名叫『处处零』的翻唱歌曲,戏谑的唱出了同志社群听了都会会心一笑的梗。
而相比歌曲本身,更让人感到惊叹的是这首歌的火爆程度。淡蓝发现,这首歌连续3日位居微博搞笑幽默榜榜首位置,全网千万级的观看次数,近10万次的转发,近30万的点赞数。「病毒式」的传播让他的不少粉丝直呼「出圈了」。
少恭说,「我很惊讶竟然有这么多人能懂里面的梗。」
他究竟想通过这首歌表达什么?「二次元」、「同志文化」作为边缘文化究竟为何能像今天这样火爆?他向淡蓝说出了他的答案。
火爆的原视频『处处零』。
吃口饭的功夫就火了
少恭今年27岁,工科专业的他一直是动漫爱好者。早在他大学毕业前,就已经在二次元文化圈子小有名气,时常能在各地的漫展上看到他的身影。也正是从那时起,他便开始在个人主页上传自己制作的音乐和视频。
少恭,图片来自网络
「最近好多朋友都在翻唱杨千嬅的『处处吻』,」原曲中有一句「别了他他吻她他吻她吻他吻她」的歌词,这一下子让少恭想到很多身边的同志朋友的「找对象之难」。于是便心血来潮,何不讲讲同志社群中网络社交的那些趣事。
1月16日那天夜里,少恭用两个小时完成了填词,紧接着用麦克风完成了录制,并制作了一个简单的MV。第二天下午,他便把这段视频上传到了视频平台和社交媒体,便去吃晚饭了。
「当时我吃完饭在看电视,再点开的时候发现已有900多人在线观看,」这个数字让少恭感到惊讶。发在微博的帖子更是已经有一万次转发。他怎么也想不到,一首歌的火爆竟然只需要一顿晚饭的时间。
很快,这首歌就登上了微博搞笑榜榜首,并持续霸榜3天。这首歌的短视频更是在各大同志群中刷屏。「你已经是第4个给我转发这个视频的人了,」在这首歌火爆的那天,淡蓝的一位同事这样说道。足见这首歌在同志社群中引发了广泛的共鸣。
少恭作为拥有数十万关注者的博主,他的动态时常得到众多观看和转发。可这首歌的火爆依然「吓到」了他。
「您的填词太绝了」、「我们的宝藏男孩出圈了」、「真的出圈了,连科普博主都在转了」,不仅是粉丝在惊叹这首歌的火爆,就连少恭的母亲都注意到了。他笑称,「一觉醒来收到老妈的消息,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好在她好像很懂。」
「大家觉得这个很有趣在我的意料之中,但是超过我的想象,竟然有这么多人能GET到这首歌在讲什么。」少恭在与淡蓝的对话中,连续两次提到,「这让我特别惊讶。」
少恭的母亲注意到了这条视频的火爆,并发来消息祝贺。他已向家人出柜,并且得到了接纳。受访者供图
我以为这是小圈子才懂的梗
「其实歌词不算很直白,懂的人自然懂,不了解的人会不知道在讲什么。」长期从事内容生产的少恭当然了解把握同志相关内容的尺度与边界,但他却依然惊讶于一个自以为「小圈子」才能懂的梗,竟然能够「出圈」,被如此多的人了解。
实际上,这首歌的确是先在同志圈子中火起来的。人们调侃歌曲唱出了心声,「感谢你为受代言,为受发声」。
也许是在众多影响力博主中,颇多是性少数;也许是同志文化中幽默有趣的特点自带「出圈」属性……这首歌也一样,在众多大V的转发下,被更多同志社群外的网友看到。很多人会在社交媒体上圈出自己的基友,说「这唱的不就是你吗。」有友同的直女调侃道,「太惨了,直女听了想去做攻。」某「GAY都」也莫名躺枪,「这是成都市市歌吧?」
在少恭看来,这首歌能在同志圈中火爆,是歌词击中了大家「找对象难」的痛点。
少恭,受访者供图
「直男直女展开一段恋爱关系,往往可以表达得非常直接。但是同志喜欢一个人,要先知道他是不是弯的。」少恭说,在所有人找对象都很难的现在,这无疑让同志寻求伴侣的难度「雪上加霜」。
「好在有社交软件解决了这个难题,」他说,大家会花很多时间在社交产品上。对于性少数群体而言,社交软件起到了「识别同类」的功能。因此,似乎很多同志都会有种习惯,没事就打开来看看,是一种漫无目的的状态。
在这样的一种交友场景下会有很多有趣的现象,少恭说,比如所有人都想去找对象,但是又不想表现得很主动,怕自己主动去寻找就会显得自己「掉价」;愈发标签化的自我简介和征友标准让人望而却步;还有那些没话找话的尬聊……这些现象是只有长期使用这些软件的同志群体才深有感触的。
而有趣的是,在这首歌中,对「同志」、「GAY」等字眼只字未提,少恭认为,这种隐晦的表达也让那些尚未出柜的同志有了参与话题的机会。哪怕别人问起,也很好用玩笑去搪塞,「毕竟大家都很善于在顾及自己的生活的同时,找到一种有趣的平衡。」
「受」背后背负的含义太丰富了
「受」背后背负的含义太丰富了,在少恭看来,「攻受文化」背后所承载的内涵是这首歌能够实现「出圈」的深层次原因。
「十年前,『基佬』是一句骂人的话,」他说,现在这个词已经有了更多新的含义。「基友」、「搞基」这些词汇正在被越来越多的直男用来称呼自己的兄弟。作为同志文化的一部分,这些词汇是最早实现出圈的一部分。这些词汇也在这一过程中,完成了含义的升级。
如今的「攻受文化」的出圈也是如此。在他看来,在过去的小说文学中,时常能够见到「小攻」、「小受」类似的人物设定。这种设定大多是将传统的男女关系套用到了同志伴侣的身上。
而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同志社群也接受了这种设定。认为一对伴侣中,一方应该是强势的,另一方是弱势的。在性关系中也应有相对应的角色划分。因此逐渐开始有了「攻」和「受」的表达。
但随着同志社群整体自我认同的提升,大家开始越来越不认同这种基于传统性别刻板印象的设定。毕竟现在已经不是「男的工作,女的洗碗」的时代。「攻」、「受」的定义也在发生变化。也像是对「基佬」称呼的自嘲一样,大家也开起了「攻」和「受」的玩笑。
「有攻吗」的火爆让「我是受」不在是一个难以启齿的事情,变成了一种有趣的调侃。在少恭看来,这也是一个同志文化脱敏的过程,他见证着同志社群自我接纳程度的提高,自我羞耻感的减少。大家能够更大方的接纳自我,展示自我。
在采访的最后,少恭告诉淡蓝,他和男友已经在一起5年了,他们共同经营着自己的自媒体,一起拍摄VLOG。
少恭,受访者供图
被问到自己是攻还是受时,少恭有些害羞的说,「想不到吧,我其实是攻。但我男朋友如果渴望不同的体验,我也乐于为爱做受,」紧接着,他笑着补充道,「如果你觉得攻太少,不如试着自己去做攻。」

文|大力

编|黑色洋葱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网,本文地址:https://www.xjschhxx.org/8417.html
除非注明来源,本站(北京gay网)所发布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
赞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