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喜欢他,我雇同学每天打他

今日封面人物:微博@井盖队长2610
摄影师:微博@肖一遣
图文无关
作者 阿鹿

到了年底,学生党在忙着准备考试,工作党要发愁冲KPI,秘密基地素材库存量严重吃紧。每到这种紧要关头,阿鹿就得写些自己的故事,来救救急。

不动笔不知道,很多陈年旧事,想要再从脑子里揪出来,然后再写得清清楚楚,难度真的蛮大的。在此也要跟秘密基地所有的投稿当事人说一声谢谢。同时也希望看这篇文章的大家,能够多多包含。

1

昨日冬至,老家下了很大的雪。在这一年之中最漫长的夜晚到来之前,我去了一趟高中母校。
高中母校迁了新校址,校门修得很大很气派,在皑皑白雪的映衬下,更显霸气庄严,完全没有了当年的寒酸。
我在雪里拍了一张和校名的合影。高中毕业已经八年了,如今物非人也非,往事没有历历在目,只剩下一团模糊。
2
我们高中是县城的重点,虽然放眼全国,肯定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学校,但是在我们当地,尤其是早些年的时候,谁家的孩子如果能考进这里,那算是件挺有面子的事儿。
我记得挺清楚的,我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那年升的高中,以全县第70名的成绩,考入了这所重点高中的重点实验班。全校第一名的那位,是我同桌,到现在还是我很好的朋友,在上海交大读博士。而全校第二名的那位,就是今天故事的男主角,他的名字叫做羽凉。
羽凉坐在我前一排,不仅脑子聪明成绩棒,而且人缘也特别好。用现在的词语来形容,他应该算是一个“老好人”,对谁态度都特别好,整天傻乎乎地笑。长相的话,眼睛不大,眉毛很浓,年纪轻轻就蓄了胡须,满满的都是荷尔蒙的味道。
3
县城里信息闭塞,知识匮乏,刚上高中的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同性恋这样的字眼,更是不知道男生可以喜欢男生。
偶然的机会,用山寨手机上网,点到了一些“篮球生”“白袜”一类的关键词,随后浏览到了一些“奇奇怪怪”的网站,夜深人静的时候开始带着负罪感,看小说看图片。
可是即便是这样,我都没想过,自己可能会是同性恋。年少的我以为,这些都只是我的不良嗜好,是我这辈子都不能与人说的秘密,而最终我还是会遇到一个心爱的女生,最后和她结婚生子共度余生。
因为太无知,我受尽了内心的挣扎和煎熬,同时也把年少时候喜欢过的那些男生,都交往成了最好的朋友。试图用这种方法,把他们合理化地留在我身边。
羽凉,自然也是其中之一。
4
我印象中,真正和羽凉拉近关系,是在高一的一次月末假期。我们高中一个月只放一次假,月末三天两夜。
背着满满一包书回家,结果到家书包往地上一放,从来不会打开。大部分时间都是宅在屋子里上网打游戏聊QQ。
那时候还没有微信,QQ还是电脑版。大家热衷于“奴隶买卖”“抢车位”和“偷菜”,有点事情会发“说说”,矫情点的会写篇“日志”,想谁了就去空间里留言板“踩一踩”。
难得的月末假,夜自然是能熬多深就熬多深。凌晨一两点吧,我正打着哈欠对着屏幕的蓝光犯困,一条消息闪进来:“这么晚了,还没睡啊?”
竟然是羽凉。他说他睡不着,我就自告奋勇说陪着他。
深夜时候,人最多愁善感了,很容易说些动情的话。我也忘了具体和羽凉说些什么了,只是记得我们聊了很多很多,第二天一觉醒来,我成了羽凉的弟弟,羽凉成了我的哥哥。
5
然而,羽凉是出了名的人缘好,除了我这个弟弟以外,他还有很多其他的男生朋友。为了巩固我和羽凉的兄弟关系,保证自己的独一无二,我开始近乎变态地对他好。
在小摊上看到他喜欢的海报,我会给他买上一张;他去打篮球,我会帮他买好冰镇的饮料;各种节日的礼物一份都不落下。
有一次他过生日,我拿出半个月的生活费,给他买了一个361度的篮球,还有一次我心情不好,送了他一本《悲伤逆流成河》,哈哈。
还有一件事说起来特别好笑。为了让羽凉听我的这个弟弟的话,以保证我的地位。我还雇佣了羽凉的两个同桌,作为我的帮手——
只要是羽凉惹我不开心,他就会惨遭一阵“拳打脚踢”,最后向我说,弟弟我错了。而作为报酬呢,我会帮那两个同学买奶茶。
现在回头再想,当时的自己真的是有够可怕的。为了让喜欢的人听话,不惜花重金雇人打他。不过好在,我们都是朋友,实际上只是开开玩笑点到为止,而且羽凉脾气也好,从来没有生气过。
6
有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对羽凉的喜欢近乎痴迷。虽然我当时并不知道,那就是喜欢。
白天我们在一个教室上课,晚上回家放下书包就开始边写卷子,边发短信。从夜里十一点,聊到凌晨一两点。一个月一两百条的短信套餐,压根就不够用。
后来羽凉电话费超出太多,被他父亲发现了。一次家长会,羽凉的父亲向老师举报,说他和同学整晚发微信,影响学习,希望老师可以管管。
羽凉被老师教训了一顿,然后哭丧着脸对我说,“以后我们晚上少聊吧。”
我听了心里难过极了,哭哭啼啼满是情绪,连夜写了满满几页作文纸的信,第二天一早扔到了羽凉的桌子上,内容具体是什么我忘了,大概就是以后少联系的话。
离开教室,站在走廊的窗户旁,我哭得特别委屈。羽凉随后追了上来,不停地问我怎么了。最后他还是舍不得,晚上照常陪我聊天。
夜里,我对他“表白”说:“我是真的喜欢你,不过不是男女的那种喜欢,只是单纯的喜欢。”
他对我说的话,我至今还记得:“我也喜欢你,对弟弟的那种喜欢。如果你是女生的话,我就能和你在一起。”
这些话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已经很足够了。因为就连我自己,都没想过,自己以后真的会和男生谈恋爱。
7
之前也说羽凉的人缘好,尤其是女人缘特别好。
我是他唯一的弟弟,但他却不是我一个人的哥哥。因为他还有很多个妹妹。你知道的,男生给女生叫妹妹,八成就是暧昧。
我为了增进感情拉近关系,就决定从“嫂子”下手。只要嫂子和我关系好,哥哥自然对我不会差。
从高一开始,羽凉就和班里某个女生有绯闻。那个女生性格略微古怪,经常和羽凉闹矛盾耍脾气。而我阴差阳错的成了那个女生为数不多的好朋友,每天陪她在操场上散步,放学也会一起走路回家。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尽管我在其中特别努力地做调和剂,但是最后羽凉和这个女生还是闹掰了。
没多久,又和班上另外一个女生谈起了恋爱。而我也顺其自然,顺理成章地,和“新嫂子”慢慢接触起来,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于是这两个女生,成了我高中时期关系最好的两个朋友。一直到八年后的现在,我们都还偶尔联系。
8
我一直想找到一个故事的高潮点,或者是结尾点,来结束我对羽凉的这段描写,但是最后还是没能找到。
我清楚地记得,高中时期我对羽凉的感情有多么的热烈,他的一个举动,就足以让我的生活天翻地覆,他的一句话语,就能控制我的忧愁欢喜。
但是我却忘了,我们是什么时候开始,慢慢地不再联系。更是忘记了,我是在哪一刻就把他给放下了。
高考以后,我考去了四川,羽凉去了南京,嫂子在北京。大学四年,我一直没有谈过恋爱,羽凉坚持了四年异地恋,在最后毕业的时候,还是分了手。大学四年里,羽凉偶尔和我有联系,但也都是在嫂子的提醒下。
到如今,距离大学毕业,也已经过去四年了。当初的嫂子还和我偶尔有联系,倒是羽凉,再也没有和我说过话了。
9
前两天老朋友聊天,说起高中的点点滴滴,无意中提起了羽凉这个名字。
朋友说,他已经结婚了,见我一脸诧异,他也表示吃惊,“你们当初关系那么好,竟然都没收到请帖呀?”
参加过那么多场婚礼,却很少有自己真心想去的。而自己真正曾经在意的人,压根就没有把你放在宴请名单里。
我承认我有些失望,但一切也都符合情理。时间会冲淡所有不用心维系的感情,让曾经深深爱过的人,也最终变得不值一提。
写这篇文章之前,我特意去翻看了一下羽凉的QQ和微信,没有任何一条聊天记录,就连他的朋友圈,都变成了一条缝隙。
对于两个再无交集的人来说,这或许就是最好的结局。
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男孩|北京同志网,本文地址:https://www.xjschhxx.org/888.html
除非注明来源,本站(北京gay网)所发布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
赞 (0)